全職雜食黨,是不挑食的好孩子(?呦

© 曼珠沙華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我至今不知道叶修居然也有守护甜心 (2)

伊叶:

ALL叶叶中心
守护甜心梗
建议之前看过的也再看一遍,修文幅度比较大
私设,ooc可能都有
注意避雷





2.
“事情就是这样。”喻文州说,“学校里可能出了一个全明星级别的守护者——只是早上那一下时空波动幅度很小,不能特别确定。”
“要是这样,那我们不应该现在才知道。”王杰希皱眉说,“如果真的是对方一不小心在战斗中产生的魔力波动的话……那对方的实力也太可怕了。”
“或者是新觉醒的?”肖时钦提出一个猜测后马上又否决掉了,“不对,那这样对方在一秒后的切断绝对不会这么熟练。而且早上那一下大家都有感受,也不可能只是幻觉。”
“时间系……”张新杰顿了顿,“这个系一向稀有,而且隐藏能力极高。如果对方真的不想暴露身份的话,我们能用的手段其实相当之少。”
“那就放手不找?”江波涛犹豫了一下说,“但是最近坏蛋的确是莫名多了好多,这时候突然出现一个全明星水准的守护者……不得不说很可疑啊。”
“随缘吧。”喻文州做了一个总结说,“可以的话,大家尽量找找对方,如果找不到那也不强求。”
众人点点头,就干脆地过了这个话题。
与此同时,叶修看着手里那颗纯黑色还带着个叉子的坏蛋,好奇地戳了戳。
坏蛋不甘地动了一下,见完全没用,就放弃挣扎直接躺尸了。
“不把它净化了吗?”看着扒拉着坏蛋的叶修,君莫笑好奇地说,“来试试形象改造吧!主人。”
“形象改造?”叶修看着君莫笑,愣了一下,随后就等着对方的解释。
“是啊。”君莫笑有点期待地说,“来试试形象改造吧!以守护甜心为介媒将梦想和能力具现,辐射现实。这是守护者独有的力量。而且主人底子这么好,形象改造一定很漂亮!”
……漂亮?笑笑你的语文怎么学的?叶修吐槽了一句,看了一眼身旁同样挺期待的一叶之秋,没说什么,答应了。
于是叶修点头的瞬间,君莫笑突然消失,只剩下另一边安安静静的一叶之秋看着叶修的眼睛颜色似乎有了那么一点轻微而显眼的变化,同时叶修手腕上也突然出现了一双金银交织的软铐连同着轻轻垂下的银白铐链突然消失在了未知的彼岸。
……叶修的眼睛真的好美。
原本饶有兴趣地打看着叶修的一叶之秋有点愣地想着。
似乎是因为形象改造的原因,对方的左眼变成了交织着暗金和华光的淡淡琥珀色而银白作底的右眼中则闪烁着奇异美艳的色泽——然而这一切都被叶修隐藏在了那宛如星夜般美丽诱人的墨瞳中,乍一看,只有那属于极夜中就连星光都为之陨落的暗色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形象改造·叶修·时空操纵者。
“回到过去吧——在一切还未发生前。”透过淡色的空间囚笼,叶修看着面前的坏蛋,细长的睫毛挡住眼间一半阳光,半似喃语地说。
刹那局域时光反溯,随着叉子的消失,坏蛋直接由黑变白,在空间囚笼淡化后离开了叶修。
“这就是守护者的能力?”叶修看着心灵之蛋远去,犹豫了一下说。
“这是主人你的力量。”一叶之秋说,“我们不过是将这份能量具现化的介媒。而守护者则是可以使用自己内心最深处力量的人。”
“这样啊。”叶修没说什么,只是仿佛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看不见的时空轨迹,随即猛然抽出了一根透明的丝线。
“千万别动!那是因果线!”看着叶修的动作,一下就急了的君莫笑赶紧凝成了一个半透明的虚影出现在叶修身边,“因果层的每一条丝线都代表着一个人的命运,而所有人的命运丝线除非自己改动否则都是要遭天遣的!”
“那自己的怎么找?”听到君莫笑的话后,叶修慢悠悠地放下了手里的丝线,任由对方在松手的那一刹那消失到无影无踪。
“没有人能找到到自己的那根丝线,更不要说触碰。”君莫笑说,“没有任何办法——这是一个死循环。”
“这样啊。”叶修随手解除了君莫笑的形象改造,“还有,你们会消失吗?”
“因人而异。”一叶之秋说,“等到主人你彻底长大,看穿这个世界,不再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就会一个个地沉睡然后消亡。”
“你希望有这么一天吗?”叶修突然问了一叶之秋一句。
“……不知道。”一叶之秋愣了愣,然后很认真地回答,“如果有,我会安然接受这一切,如果没有,我会永远伴您一生,视您为唯一。”
“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主人你。”君莫笑补充说,“无论主人你变成了什么样子都无所谓,因为我们爱的是你,仅此而已。”
“……先回去吧。”叶修顿了一下,对两个人的话没有什么太大表示。
于是原本专挑偏僻人少地方试验的三个人慢悠悠地走过了花园小道,一路横穿到了班里。
此刻正值体育课下课,不少学生就干脆赖在了体育馆里,班里稀稀拉拉只剩下包括喻文州在内的几个人。
苏沐橙可能是去找楚云秀了,喜欢四处飘的黄少天也不在班里。
至于座位就在叶修右前方的喻文州则是低头看着白纸上被铅笔画了好几条辅助线的图案,手里的笔时不时转动一下,仿佛在思考什么。
听到叶修的脚步声后,喻文州顿了顿笔尖,放下了手里的笔,对叶修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很平常不是?叶修想了想。
如果自己可以忽视掉对方肩上那只披着深色术士袍、看起来特别精致的索克萨尔的话。
“叶修你回来了?”喻文州笑笑,并没有看见干脆全部藏了起来的一叶之秋和君莫笑,“我这里有两道题,想请讨教一番如何?”
“文州你应该说你有一本题册老师发下来后你做不出来的。”索克萨尔说,“这样你就随时有理由找对方嗯……我现在改口还来得及吗?”喻文州想了一下索克萨尔的建议,异常赞成地点点头。
来不及了。叶修面无表情的想。
他坐到了黄少天的位置上,然后看着喻文州手里的那两道题,想了想,构造出了好几条辅助线,然后这道题在两个人眼中就立刻迎刃而解。
喻文州看着手里的题,不得不赞叹自己相较起叶修的确是略输一筹。
所有老师对叶修的评价都是知识体系化,他学习上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贯通和融合,不仅包括学科内的,还有学科外的。
综合,叶修的能力特别综合。
这种不是指叶修各科成绩均衡,而是指对方能迅速把学到的东西融合进自己的知识体系,并且给对方找一个合适的位置,哪怕不刻意,也依旧可以熟练精通的联想和调动。
这是喻文州特别欣赏和感叹的。
往往喻文州对一件事情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的很多,不一定很现实麻木但一定很全面。
可同样,想太多就容易乱,偏偏喻文州还难以去控制他自己不去想那么多。
喻文州的幼年生活和家庭教育注定了他一定是一个通达大气而又思虑成熟有深度的人。
这个世界是主观的。
你的世界是为你而存在的。
所以喻文州特别赞同叶修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你看到的世界从来都只是是你认为的世界。
不止是思考方向,相较起其他人,一开始就在脑海里拥有了知识大体框架的叶修的确会比同水平的其他人更加优秀。
喻文州从不否认,他喜欢亲近优秀的人。
在白纸上给喻文州画了两道辅助线之后,叶修直接放下笔,意思相当明显。
看到叶修放下笔,喻文州笑笑,干脆放下笔,和叶修聊了起来,不再找虐。
“话说今年学校的学生会招新和社团季也要到了。”喻文州说,“前辈有什么打算吗?”
“老规矩呗。新社团的话……比如你们组建的那个什么荣耀联盟?”叶修随口说,“如果我报名你们让我进吗?”
“我们组建社团的事情前辈是在哪里听到?”喻文州皱眉说,“我记得我们没有公开啊。”
“呵呵,你觉得呢?”叶修随口扯到,“怎么?这么想瞒着我?”
“没有啊。”喻文州笑笑,没说什么,然而心里却在思索着如果叶修参加他们社团,自己到底要不要给过?
……大概没有人不会给吧。喻文州想。
那叶修恐怕就成为荣耀里唯一一个普通人了。
不过人数多到要专门组建一个社团?叶修突然挺好奇学校里有几个守护者。
“大概一堆?”一叶之秋不确定地猜测到。
“反正等主人你进去之后就知道了嘛。”君莫笑说,“以及主人你确定你不再试试一叶的形象改造了吗?”
“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试。”叶修说。
“那就放学后的小花园?”君莫笑提议说,“一叶的服装是那种轻捷而且华丽的战装,主人你穿起来一定也很好看的。”


——TBC——

评论
热度 ( 52 )
  1. 无善无恶唯向死而生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2. 日叶不休-小号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3. 曼珠沙華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4. 向死而生-醉昙•寂冥-白起夫人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资料整理
  5. 沐光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6. 叶叶是不修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