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雜食黨,是不挑食的好孩子(?呦

© 曼珠沙華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我至今不知道叶修居然也有守护甜心 (4)

伊叶:

ALL叶叶中心
守护甜心梗
建议之前看过的也再看一遍,修文幅度比较大
私设,ooc可能都有
注意避雷




4.
叶修回到房间的时候,除了被穿着棉质长袜接袜夹,配短款百叶皮裙和白色棉衣,外套短款风衣和棕色长靴,用绳子系着一缕到肩长发还拎着一个足足有自己半个多身子大小的机械箱的依诺惊吓到了以外,什么想法都没有。
“初次见面!我叫依诺。”看着刚开门的叶修,原本坐在铅笔盒上的依诺从桌子上起来,直接飞到了叶修身边,“擅长机械控制,来试试吗?凡是关于机械的方面依诺都可以帮上忙。但依诺最擅长的是核心超算,其他不算太精通的。当然,如果要在理论极限允许的超幅度形象改造下,依诺的能力范围甚至可以模糊到电磁控制这个概念的。”
“所以……来试试形象改造吗?主人?”
“不了。”叶修回过神后,就接着坐在卧室桌子前开了电脑,“现在没有什么需要的形象改造的事情吧。”
“不过……理论极限和超幅度形象改造?”叶修揪到了两个奇怪的名词。
“形象改造是有极限值的。”君莫笑看着打开电脑后直接登上QQ的叶修,解释说,“理论上,守护者的形象改造是有限制的。理论下甜心能力可以达到的范围最大值就是极限值。而形象改造幅度在理论极限值边缘的形象改造我们就叫它超幅度形象改造。超幅度的意思其实就是超出一般能力幅度。同时这种形象改造……嗯,非常可怕,我很难去用语言给主人你描述。”
“但不是所有守护者都可以超幅度形象改造的。”一叶之秋接着补充说,“超幅度改造要求守护者和甜心的默契度,执念辐射,甚至是形象改造的融合度,熟练度都要很高……各种各样的条件压着,相当苛刻的。而且就算达到了,也会反噬守护者自身,所以主人你了解一下就好。”
“但的确可怕。”依诺想了想说,“差不多以一挡十的那种。”
“明白。”听着三个甜心你一句我一句的介绍,叶修大概就明白了什么是理论极限和超幅度形象改造是怎么回事,“以及机械控制啊……好久没练手了。”
“练手?”一叶之秋从叶修话里捉住了一个词。
“练手。”叶修相当淡定地说着,仿佛又想到了什么,点开了了一个文件夹,“来试试吗?不形象改造……不是电脑游戏啊。”
听叶修的话,三个甜心都瞅了一眼电脑屏幕。
只见一个在C盘的文件夹里,密密麻麻全是多人游戏。
上到近20多G的大型单机rpg,下到多人竞争版本的俄罗斯方块,全部都是两个以上的人才能玩的。
叶修喜欢玩游戏。尤其是对抗型的游戏。
这点一叶之秋是知道的。
包括君莫笑,每个人的甜心实际上都只有守护者一小部分自己诞生相关的记忆。
但一叶之秋不知道的是原本不仅和叶秋玩,还经常拉着苏沐秋和苏沐橙玩游戏的叶修在叶秋和他父母到国外之后,就再也没怎么碰过游戏了。
或者说很少。
随手关掉文件夹之后,叶修翻开了抽屉,看都没看就直接把一个大黑盒子拿了出来,扔到了床上的同时微微把椅子往后侧滑了滑,示意三个甜心谁先来试试,而自己却没有任何想要玩的表示。
君莫笑翻看了一下盒子,只见纯黑色盒子侧边用白色花体字写着——《finger fight(指尖战争)》
外国的?一叶之秋配合君莫笑打开了盒子,却看见里面的卡牌甚至没有开封。
果然……外国的。君莫笑扫了一下盒子盖里面的英文介绍,确定到。
而且似乎是战略方面的游戏?
君莫笑和一叶之秋都看向了叶修甜心里唯一一个能力和游戏沾点边的依诺。
一叶之秋甚至还好心把盒子背面的英文给依诺用魔法在空中翻译出了一篇中文。
“……的确是战略型游戏,里面一共八百多张卡,是全套。一共十七类……嗯,回合制,是那种极高自由度和可玩性的,外带十三张地图,除去基本设施类58张,人物类18张,特殊设施8张……还有其他的,不算太难啊。”依诺一边读,一边点评说,“这游戏上手可能有点难,但是可玩性和对抗性都相当高,还有包括地图在内每一张卡牌都有自己的简介——尤其是身份卡。还有国家和阵营的介绍与特点,特别适合多人乱战,这种高智商游戏一定特别带感。”
“不过……这个游戏似乎像是专门定制的那种啊。”依诺看着盒子里精美复杂的卡牌被分门别类放好,崭新光洁,顿了顿,“而且这部桌游的生产日期是去年,为什么……”
“这是我去年的生日礼物。”叶修顿了一下,然后一边淡淡地说着,一边看了一下不知不觉快到八点的钟,相当顺手地就把整套游戏都收起来了,“睡觉吗?”
三个甜心都愣了一下,直到君莫笑最先反应过来。
“那就晚安?”君莫笑飘着关了灯,可回去就发现自己原本叶修身边的位置被一叶之秋抢了。
“你给我离开!”君莫笑咬牙切齿地说。
“呵呵。”一叶之秋相当干脆地屏蔽掉了对方的心情。
“好,很好!一叶之秋你给我等着!”君莫笑给对方撂了一句狠话,就找一个地方了。
平时叶修基本上十点到十一点才睡觉,今天或许是因为作业比较少,不到八点就睡了。
不过三个甜心都明白,叶修可能想起什么了。
至于对方到底想起了什么?
叶修不说,他们就都不会问。
“的确,但这也不是什么好隐瞒的。”
此时兼任学生会长的喻文州向叶修确定说:“是的,我们学校最近有一批交换生要来,时间大概是这一周之内的任意时间吧。”
“也就是说这群交换生刚好能赶上下周的社团季?”叶修想了想,接着询问喻文州说,“那班级是随机插班制吗?算作寄宿生?”
“嗯,他们恰好可以赶上下周的社团季。而且如果对方有住处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走读。”喻文州慢悠悠地说,“至于这些交换生的班级分配,我是有能力决定的。怎么,叶修前辈有谁想留下的吗?”
“没有,随缘吧。还有文州你这只万恶的权限狗啊。”叶修感叹说,“你走开,我不想和你说话。”
“这我该多伤心啊。”喻文州开了个玩笑说,“前辈如果不喜欢的话,不然我就把学生会长这个职务辞了,就当冲冠一怒为红颜?”
“省省,其实主人你早就不想当了吧。”索克萨尔吐槽说,“再说最近事情忙死了,主人你拿魔法来赶工真的好吗?”
“有现成的资源干什么我们不利用?”喻文州特别理所当然地说。
“好吧,咱们想到一块去了,主人。”索克萨尔相当赞同地说,“不愧是我的主人啊。”
你俩简直一般黑。
听着对方谈话的叶修漫不经心想着,浑然忘记了他也是赞同这种想法的家伙。
距离这周结束还有三天,也不知道苏沐秋什么时候来。中午一个人在班的叶修有些无聊地想着,结果就被刚进门的,他后座的周泽楷给吸引住了。
周泽楷昨天没上学,好像是突然请了病假。
他有点轻度花粉过敏,但平时基本上都看不出来,只要不是那种拿着花直往对方鼻子塞,完全没事。
或者说这么做的话,哪怕是正常不过敏的人都受不了吧。
叶修看着现在出现在门口的周泽楷明显状态不太好的微微垂着眼——同时出现的还有同样有点精神疲惫的一枪穿云。
“怎么回事?”叶修看到一枪穿云直接朝自己扑了过来说,“小周你还好吧?怎么听说就突然花粉过敏了?看起来还这么累。”
“和一个少有的坏甜心打了一架——对方居然拿花粉和藤蔓做攻击能力,被阴了一把。”也不管叶修听不听得见,一枪穿云有气无力地说,“最近这么累,我简直怀疑是不是有人暗中操控了。”
“没什么。”周泽楷摇了摇头,然后想了想,又换了一个话题,“医务室最近没开?”
“你是什么时候去的?”叶修想到了什么说,“我们的医务老师换人了,交接就在今天上午。所以最近的确没开,对了,小周你不带口罩吗?”
“不用。”周泽楷说,“昨天早上去的。”
“时机不凑巧啊,主人。”一枪穿云趴在了叶修肩膀上自顾自的说,“对了,小周我们要不要什么时候去认识一下新老师?”
周泽楷摇摇头,扫了一眼教室,对前面的叶修说:“其他人呢?我没事的,别担心,叶修。”
“这不是午休吗?”叶修说,“我饭量小,早上吃多了就没和沐橙少天他们去食堂。”
“可太少了。”周泽楷说,“多吃点,胖点可爱。”
“呵。小周你这审美。”听周泽楷的话,叶修一下笑了,“我怎么成可爱了。再说食欲这东西也不是由我能控制的啊。”
“那也别这么少。”周泽楷说,“会胃疼。”
“好,听你的。”看着认真的周泽楷,叶修微微笑笑说,“我之后多吃点。”
“嗯。”周泽楷点头表示了解说,“下节课美术老师好像也换了。”
“是啊,美术老师不是休孕假了吗?”叶修说,“好像医务室的老师就教来我们美术。”
“教我们画人体结构分析图吗?”一枪穿云想了想,顿时觉得画面太美自己不敢看。
“或许是大脑心脏这些器官分析图?”陪着苏沐橙回来的沐雨橙风说,“话说叶修今天吃的好少啊。这可不行,虽然说现在的身材也挺好的,但胖点手感好啊!”
“说的好像你能摸到一样的。”夜雨声烦吐槽到。
看着两只先黄少天和苏沐橙一步到的甜心,叶修有点头疼的想着自己要不要去隔壁班王杰希那里避一避?
黄少天和周泽楷气场一向不合,今天好像尤为如此。
叶修看着原本脸上带着笑意的黄少天看着自己和周泽楷亲密的动作一下冷住了脸,而周泽楷的眼神则是相当不客气的回扫了过去。
至于苏沐橙则是相当自然地坐在了叶修身边,问了对方一句要不要中午去逛逛。
然后四个人就都溜达去隔壁楼图书馆,等到喻文州回来的时候,全没人影了。


——TBC——





【本章建议仔细看一下,有两个伏笔】
【以及叶修的父母纯粹是因为工作问题带叶秋出国了,叶修留在国内的原因就是他不愿意出国,仅此而已,就这么简单的背景。】

评论
热度 ( 53 )
  1. 无善无恶唯向死而生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2. 日叶不休-小号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3. 曼珠沙華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4. 向死而生-醉昙•寂冥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资料整理
  5. 沐光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
  6. 叶叶是不修伊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