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全职迷,最爱all叶,其他cp都吃,是不挑食的好孩子(?呦

© 伞下修息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抓兔子

缪缪萨:

悠悠堇:



@慕瑾 来,你的点文。




略为傻气,比较适合你傻气横秋的模样。












B市集训期间,中国队居住在某郊区小别墅,风景优美,环境幽静,价格不菲。




当载着队伍的大巴停在别墅前,张佳乐感慨:“现在联盟已经有钱到这么任性的地步了吗。”




黄少天也叹服:“这个的确很厉害。”




一群人在别墅前站了几分钟,大巴都开走了,还是没人进去。




“你们为什么不进去?”孙翔很不懂读空气地提出了疑问。




“我想大概是因为没有钥匙。”张新杰冷静地道出了真相。




然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作为领队,叶修首先打破了沉默,略一沉吟,问黄少天借了个手机,熟练地拨了一串号码,走到一边打电话。




“……嗯,是我……我好像把别墅的钥匙忘在家里了……对,就是郊区的那幢……你帮我把钥匙送来吧……什么?在开会?是开会重要还是我重要?……什么叫我是不是傻?忘记带钥匙能怪我吗?钥匙又不长我身上,我有时候内裤都会忘了穿,忘带钥匙又怎么样了……你别吼我啊,有你这么不尊敬兄长的吗……真不给我送啊?嘁,我都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了你还装……好了你快来吧,等你哦小秋秋。”




叶修挂了电话,一回头,发现队友们都用一种难以捉摸的眼神看着他,觉得有点奇怪,把手机还给黄少天,转头问看上去比较正常的王杰希:“他们怎么了?”




王杰希意味深长地看了叶修一眼:“他们可能在猜,你今天有没有穿内裤。”




叶修竟然认真地想了想:“应该是穿了的吧。”




王杰希笑笑:“你刚才打电话给谁?”




“我弟。”叶修自己往树下的阴凉地一站,“我把钥匙忘家里了,让他帮我送来。”




黄少天乘机插嘴吐槽:“主席就不应该把钥匙交给你,有个像你这样的领队,我为中国队的未来感到深深的担忧。”




叶修耸耸肩:“钥匙又不是主席给我的。”顿了顿后,叶修像是明白了些什么,笑道,“你们以为这别墅是主席给准备的?”




其他人一脸“不然咧”的表情,只有苏沐橙跟着笑。




叶修笑着摇摇头解释道:“这屋子是我家的,反正也没人住,正好拿来用。”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一时间没人搭话,显得很尴尬。




几秒后,方锐一脸受到重大欺骗的表情:“老叶你怎么没有告诉过我咱家这么有钱?”




“啊呸,跟你能有什么关系!”黄少天最近跟方锐极不对头,揽着叶修开始给方锐科普他和叶修的多年情谊。




还没说几句,一辆豪车就停在了大门前,一个怒气冲冲的青年从车上下来,抓了把钥匙,恶狠狠地冲到叶修面前。




“拿着,没有下次了!”




叶秋哼道。




叶修笑嘻嘻地接过钥匙,叶秋打量了一眼搂着叶修肩膀的黄少天,眼神不善,黄少天感觉到了如同冬天般的寒冷——如同还没嫁过门就被恶婆婆嫌弃的小媳妇。




“双胞胎哦。”楚云秀吹了个口哨,还拍了张照,啧啧两声,“人靠衣装这句话果然不假,你弟看上去可比你帅多了老叶。”




“过奖过奖。”叶修跑去开门,顺便欣然接受了楚云秀的嫌弃。




“叶先生也进来喝杯茶吗?”喻文州问叶秋。




“不用了,我还得赶回去开会。”说完又瞪叶修一眼。




叶修站在玄关换好拖鞋,听到叶秋这么说,丝毫没有感到歉疚,反而对奴役自己的弟弟感到理所应当。




“那你快走吧。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了。”叶修挥了挥手,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你这个混蛋……”叶秋咬牙切齿地嘟囔了一句,然后加了句,“有空就回来吃饭。”




“知道了知道了。”叶修不耐烦地摆手,站在门口看着叶秋上车,等车完全消失在视野里才走进屋里,而其他人早把里面逛了个遍。




“奢侈,太奢侈了。”张佳乐指着叶修,一脸仇富的模样。




叶修笑道:“那你就出去。三公里外有个招待所,你可以选择住在那里。”




张佳乐哼哼唧唧地不说话了。




这地儿空气好,又安静,各种设备也一应俱全了,饭点有专门的阿姨来准备伙食,基本上日子过得很滋润。




如果没有某只兔子的话。




说到为什么集训的地方会有只兔子,其中就有很深的因缘了。似乎是因为小动物能够治愈人心,但小狗有可能太吵,小猫有可能伤到手,于是就选了只小兔子来治愈选手因训练而疲劳的身心。




然而担心选手心理健康的领导层根本不知道,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一个叶修就够抵好几百只小兔子了。




更让他们不满的是,自从有了小兔子后,叶修一空下来就会逗它,这兔子俨然成为叶修的新宠,就连苏沐橙都有点吃味。




当全体队员对叶修友善而含蓄地提出诸如“你玩兔子玩得太久了,有空也玩玩我们”之类的意见时,叶修居然很严肃地说:“兔子会因为寂寞而死掉的你们不知道吗。”




我们也会因为寂寞而死掉的你不知道吗!








“老叶变了,他变得不爱我了。”




黄少天惆怅地吃着焦糖布丁,没想到有朝一日一只兔子都能成为他的情敌。




“老叶根本没爱过你,他爱的是我,不信你问肖时钦。”方锐道。




“关我什么事。”肖时钦无奈。




“你们队的小姑娘不是说过老叶对我是真爱吗?”方锐信誓旦旦。




“可是我并不认同这个观点。”肖时钦笑。




“我去!”方锐忽然一个爆发音,引得正围着茶几下棋的几个也看过来,方锐指向某个地方,“这是什么情况?”




只见叶修和孙翔两人窝在角落里,帮兔子洗澡。




帮兔子洗澡是个细心活,必须用专用的沐浴露,洗干净后要马上擦干再用宠物吹风机把毛彻底吹干。




两个大男人弄得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把小兔子给洗干净了,上半身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也全湿了。




叶修把小兔子放回笼子里,然后拍拍孙翔的肩:“我们也洗个澡吧。”




孙翔点点头,走向浴室,但他没想到叶修也跟了进来,孙翔回头,无声惊讶。




“怎么,不能一起洗?”叶修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可是我也湿了,能不能通融一下?”




孙翔僵硬地点点头,叶修就把门关上了。




这下就很尴尬了,被留在门外的人陷入了深刻的反思之中。




于是第二天,叶修玩兔子的时候身边多了不少人。




“今天这是怎么了?”叶修打量了一圈,“你们不都说不喜欢兔子吗?”




“怎么会呢!”黄少天一副今天第一次听说这话的样子,“老叶你一定是误会我们了。兔子简直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动物,我最喜欢兔子,恨不得养一窝兔子,然后给它们洗澡。”




虽然听起来假死了,但是叶修也没戳穿他。








下午的训练时间,叶修已经把所有当期的工作完成后离开了室内,室内没有叶修,就只想好好训练,心无旁骛。




休息时间一到,几个人就去找叶修,在院子里成功找到一个跟在兔子屁股后面跑的叶修。




兔子蹦蹦跳跳得不算快,叶修跑得更不快。




但是阳光普照,叶修撩着袖子露出腋窝,白嫩,看上去很软,让人很想挠痒痒。




叶修艰难地伸手,抓住了兔子,整个人倒在后院的草坪上,把兔子放在胸前,兔子顺着叶修的胸爬上去,停顿了一下,用三瓣嘴碰了碰叶修的嘴。




叶修笑了笑,捋了捋它的头毛。




场景太美妙,看得人想拍照。








小动物可以治愈人心原来是真的啊。








===




===








继老叶的脚踝、老叶的乳头之后,我又迷上了老叶的腋窝……(说得好像我都真的见过一样


评论
热度 ( 1661 )
  1. 伞下修息缪缪萨 转载了此文字
  2. 叶抢boss嘲讽脸修缪缪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