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全职迷,最爱all叶,其他cp都吃,是不挑食的好孩子(?呦

© 伞下修息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天然弯与直男斩

王叶叶叶-何初:

叽歪歪:



叶小基佬第三版本。找不到前两版本不要慌,因为都被我删了。




我必须为自己正名,因为大家可能实在是对我有些误解,所以我就说一下我这人的基本属性:




只有脑洞部分尚可+苏爽雷无脑




不要对我有太多奇怪的期待OK?




 




***




 




十五岁那年,叶修第一次在春天做了个春意盎然的梦,当他梦见一个猛男伏在他身上乱搞他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完了,他可能是个小基佬。




难怪叶秋五岁就会给隔壁的小妹妹送糖吃,而他十五岁的时候仍对a片提不起兴趣。




早上清醒过来,叶修坐在桌边戳着他妈煎的荷包蛋,人生的方向有些模糊。




过了会儿叶秋顶着头乱糟糟的短发冲下楼,他又起晚了,只能把早饭带到路上吃,可即使如此,他对自己哥哥的情绪感知依然敏感。




“你怎么了?”叶秋咬着包子把外套拉链拉上,顺手摸了摸他哥今天格外可爱的脑袋。




叶修把他的手拍开,埋怨地看了他一眼,那眼角的小情绪倒让叶秋不好意思了。




“你今天怎么这么招人疼啊?”叶秋含糊地说着话,双手搂着叶修的脖子摇晃了两下。




叶修拧了下他的手臂唬他:“你少把在外面学的那套撩妹技术用在我身上,小心我揍你。”




“疼,疼。”叶秋低声嚷着,其实根本不疼,但他就是爱跟他哥撒娇,还把红了一小片的胳膊摆他眼面前,“你看,都被你掐红了,你给我吹吹。”




叶修翻了个白眼,把吃干净的碗碟放到厨房的洗碗池里,拎起书包准备上学去了。




叶秋在他身后喊:“你怎么这样啊你,你以前不会对我这么坏的,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弟弟了?”




叶修不为所动地走出家门,把委屈到皱巴巴的叶秋给关在门里,还心想着:




你不懂。你哥哥从此以后就不是和你一样的男人了。




 




叶修离家出走以后混在直男堆里玩网游,网游里女孩少,人妖多。




他们一起玩的几个有些好不容易找到了游戏里的老婆,带来帮会里一走动,叶修能立刻通过他们的说话方式认出这到底是个真妹子,还是个骗财人妖。




久而久之,熟人之间盛传叶修有一双可以识别人妖的眼睛。




吴雪峰有次线下聚餐的时候问他:“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叶修含着糖,舌头卷了两下发出暧昧的口水声:“因为我以前也干过呀。”




“啊?”吴雪峰有些傻眼。




“对象你也认识呢。”当时还未成年的叶修撅着小屁股,牛仔布紧紧包着臀部线条,一手撑着桌子一手去够另一边的果粒橙。




吴雪峰嗓子有点痒痒的:“你看你小小年纪的不学好,怎么学着骗人?”




虽然言语间像是在责怪,语气却相当温柔。




“我没有。”叶修为自己辩护,“是那个孙哲平你知道吧,这小子特别虚荣,游戏里找不着老婆硬要我弄个女号跟他结婚,还要我叫他哥哥,没大没小的。你说我能答应吗?”




“你可不是答应了吗。”吴雪峰不知怎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啊呀,我那不是缺钱嘛。”叶修佯装不好意思,眼神倒是坦荡荡,然后立马甩锅,“可这基本上还是孙哲平的错,这么点大就知道用金钱收买人心,长大了还得了。”




话说着,时年十六岁就已相当狂拽酷炫屌炸天的孙哲平进了包厢,一眼看到叶修:“哟,这不我老婆吗。”




“我呸。”叶修正在吃吴雪峰给他剥的虾,舔了舔嘴角的酱汁,“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呢。”




“你才不要脸。”孙哲平把叶修另一边那位叫不上名字的可怜人给挤开,硬是坐到了他旁边,热乎乎的气全喷在叶修的脸上、耳廓,“昨天晚上还叫人家好哥哥,今天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




叶修鄙夷道:“看不起你这种在游戏里也要绑定好姑娘的死直男,现实里特别缺爱?”




孙哲平嘿嘿笑道:“你看我像吗?”




叶修其实是知道孙哲平的,他们那圈人大多都听过孙哲平的名字,比起叶修这种藏着掖着某天忽然叛逆的离家出走来说,孙哲平的肆无忌惮倒是贯彻始终,他们家经商,也不怎么管他,不像以前从军的叶修他爸,就只想把叶修和叶秋教育成他自己那样。




所以叶家和孙家也没什么来往,叶修知道孙哲平,但不确定孙哲平有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不过就算孙哲平把他和那个叶家离家出走的大儿子对上号,叶修也不怕他会把这事儿捅到叶老爷子面前,因为他知道孙哲平不会。




孙哲平平日里大概放肆惯了,见到自己名义上的游戏伴侣直接上手一阵狠搓,叶修一边躲一边让他不要摸了,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我可是大人了,你怎么能这样摸我。




彼时的叶修还不太社会,跟人群里混大的孙哲平段数差太多,被抱着搓扁揉圆连脑袋都晕乎乎的也没能挣开。




这群人也就第三次线下聚会,彼此之间却已经很熟,可熟成叶修和孙哲平这样的实属少见,吴雪峰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




叶修再次推了推孙哲平,可算把他推开了,孙哲平笑得挺好看,但看上去特别坏,显然不是啥善茬。假以时日,很可能成为有许多好妹妹的坏哥哥。




啊呀,叶修有些烦恼地夹紧了腿。




都让你这瓜娃子别摸了,摸得我有点小硬。




 




后来孙哲平再提起这些事,是兴欣和义斩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此时的孙哲平脾气已经变了很多,不再像十几岁的时候那样浪荡外放,但骨子里的嚣张却一点没少。




然而提起往事的时候,眼中却流露出些许怀念的柔和:“叶修那时候也就那么小一只,特别好摸,很软很滑,还会捏着嗓子叫我哥哥。”




叶修看着孙哲平双手比出一个篮球的大小,忍不住呵呵一笑。




“他当我是出来卖的呢。”叶修夹了口菜,“居然要出钱让我当他游戏里的老婆。”




“唉我知道,线上游戏的老婆怎么可能是女生。”魏琛阴阳怪气地说了句。




“叶神,我想……”楼冠宁露出和他高大身躯有所不符的羞赧表情,“你也卖给我呗?”




叶修是见过世面的人,不会再因为这点小钱出卖自己的肉体和灵魂,反而教育楼冠宁金钱不是一切,金钱买不来人心。




楼冠宁有点委屈,你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会看中我,不就是因为我有钱吗。




 




俗话说,故事太多的人共性都是不要脸。




孙翔偶尔会觉得这话有点意思。




以前叶修在他看来是个死皮赖脸臭不要脸的家伙,现在叶修在他眼中是个很有故事的男同学。




孙翔也想过克制自己的视线,不要太过露骨,然而效果微乎其微,甚至有一次楚云秀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你看着叶修的眼神很饥渴。”




孙翔大惊,支支吾吾地让她别乱说。




“别以为我不知道,”黄少天作为楚云秀的同期生踊跃搭腔,“昨天去泡澡的时候你是不是一直盯着老叶粉色的咪咪看个不停?”




“等等黄少天,”方锐怒道,“你怎么会注意到老叶的粉咪咪是什么颜色?”




周泽楷冷飕飕的眼刀直往黄少天身上砍:“变态。”




“我变态你变态?”黄少天勃然,“你昨天洗完澡是不是偷偷放了一个套子到老叶的衣篓里?你说说你有什么企图。”




“那你盯着叶修的储物柜干嘛?”楚云秀苍蝇搓手,十分兴奋,出来凑个热闹。




张新杰很冷淡:“是不是看他储物柜没锁打算偷拿些东西出来?”




“你又是怎么注意到他的储物柜没锁上的?”喻文州微笑。




“是不是还打算把他内裤给拿了让他没了内裤只能真空,然后在暗处观察他羞耻万分的样子?”李轩随口一说,却遭到狂轰滥炸,被大家冠以国家队头号老司机之称,李轩说他不是,没有人听,说他没有,也没有人信,一时间极为可怜。




无意间听到这样对话的叶修有点困扰,他觉得直男应该不会这么敏感,也不会这样针锋相对。




他们的对话之间gay气冲天,骚气蓬勃。




但说不定他们只是在闹着玩呢。




叶修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不能因为他自己是基佬,就看谁都像基佬。




这样不好。




 




***




 




说明一下,我的文结尾标end,那就一定是end了,结尾标tbc,它可能过了一个星期也会变成end。




很玄幻了是不是呀,不太懂这是什么原理诶。


评论
热度 ( 4633 )
  1. 伞下修息王叶叶叶-何初 转载了此文字
  2. 九叶草缪缪萨 转载了此文字
  3. 君埋泉下夜凌瑾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