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全职迷,最爱all叶,其他cp都吃,是不挑食的好孩子(?呦

© 伞下修息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叶修的初吻到底被谁抢了

王叶叶叶-何初:

慕瑾:



         -魔性!
          -ooc!





   01
  




  “对,”叶修嘴里叼着烟,不给点着,只是闻闻气味缓解一下饥渴而已,“刚刚孙翔差点痛失初吻,辛亏我急中生智,这才避免了一次横祸。”
  
  “哦?”喻文州饶有兴趣地看了眼神情颇有些得意的叶修,“那么你生的是什么智啊?”
  
  “这个问题好!”叶修把烟夹在手里,绘声绘色地讲起了他英雄救美的全过程。
  
  是个人都知道英格兰队长喜欢中国队的孙翔。
  
  巧克力,鲜花,情书屡送不爽,就差没把自己脱光光给送到孙翔床上去了。
  
  爱是一种狂热的病,烧的是人的理智。
  
  英格兰队长一向是个冷静而自持的人,可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见到了孙翔这般的人间尤物,害得他一见钟情,再见只想和他上床。
  
  每一次分开都是牵肠挂肚地思念,而每一次见面都是逼死自己的克制。
  
  克制了半个世邀赛的赛程,英格兰队长终于是被对孙翔的喜爱这把邪火烧完了智商,在偶遇孙翔和叶修出门溜达的时候,一言不发地就冲过去搂住了孙翔,红艳艳的嘴唇对准了孙翔的就想下口。
  
  孙翔懵了。
  
  叶修也懵得七七八八。
  
  但怎么说叶修也是一只老狐狸,这一见看大事不妙,只得本能地冲上前去。
  
  英格兰队长搂着孙翔,死死地搂,叶修气力比不过人家,便急中生智,挤进了孙翔和英格兰队长中间,当了个夹心饼干,用自己的额头换下了孙翔的嘴唇。
  
  这下轮到英格兰队长懵了。
  
  嘴唇接触到的那一块皮肤柔嫩而光滑,鼻尖埋进了眼前人的额发里,一股淡雅地香气便钻进了鼻腔,而后袅袅消散。
  
  这样的一个吻,就好像是水墨在画卷上晕开,轻缓的,无声的,冲击灵魂。
  
  见英格兰队长僵在了原地,叶修和孙翔赶紧向后撤了两步。
  
  “Ronald,”叶修一边叫着英格兰队长的名字,一边拦下了气到要上去揍人的孙翔,“我可以理解你想要追求爱情的急切心情,但是你这样的行为非常损人不利己,强迫孙翔和你亲吻了以后换来的最有可能的只是永远的厌恶。这件事我替孙翔做个主,当作没有发生,如果今后你依然这样······”
  
  叶修的眼神一凛:“你也别怪我不顾相识一场的情分,把你的行径公之于众。”
  
  “怎么样,厉害吧?”叶修笑着问。
  
  除了楚云秀和李轩配合地啪啪拍起了掌,其他人大都面色复杂。
  
  “我又没说要你救!”孙翔率先攻击了他的救吻恩人。
  
  “我去,难不成你其实很想把初吻贡献出去?”叶修颠倒是非。
  
  孙翔苍白地回击:“不是!我就是不想你帮我······我靠······”
  
  “呵呵,你还说人家?”张佳乐冷嘲热讽,“我看其实是你想把初吻贡献出去,所以才特地出去帮孙翔挡的吧?”
  
  “胡说八道是会把自己的运气值拉低的。”叶修知道张佳乐只是在调侃他,于是这会儿他也用张佳乐最揪心的运气问题侃回去。
  
  “胡说八道?我倒是觉得很有道理呢!”作为损友,黄少天对叶修的态度从来都是能往低处贬,就绝对不可能往高处抬,“我觉得我可以理解你作为一个大龄处男的脱处心切,但你别顺便找颗花花草草就给他雨露均沾吧?这是很愚蠢的事。”
  
  这就是在打击报复。
  
  居然凑上去给别人亲,简直是找死。
  
  “听起来好像说得还挺有道理的。”叶修居然还赞同了一下,“但是说句实话,我真的没有那样龌蹉的想法。”
  
  “呵呵。”一屋子充满了醋味的冷笑。
  
  叶修突如其来地放了颗炸弹:“毕竟我也是一早就没有了初吻的人。”
  
  “???!”几乎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他。
  
  “你说真的?”王杰希显然信不过这个胡说八道了十余年的老油条,很快就提出了质疑。
  
  “就是,鬼才信你啊!”黄少天赶紧跟上。
  
  “你说你初吻没了吗,有什么证明吗?”喻文州向来追求实事求是。
  
  叶修无奈地耸耸肩,说道:“你们爱信不信呗。”
  
  叶修突然好像反应过来什么:“欸,我说,你们的反应都这么大,不会是都还留着初吻吧?”
  
  一阵诡异的沉默,正如那一滴墨汁进了清水里,迅速地扩散而无法阻止。
  
  “其实也没什么的。”叶修觉得自己好像戳到了这群小年轻的痛处,于是赶紧补救一下,“作为都是玩游戏的宅男,初吻还在是正常的。你们才二十多岁呢,还没到适婚年龄,没什么好难过的,接吻这种事结了婚后有的是机会做。”
  
  想了想。
  
  “但如果连婚都结不了······这就比较悲剧了。”
  
  一群小基佬们觉得玻璃心碎了一地。
  




  
  02




  被叶修给捅了两刀的众人一晚上都过得昏昏沉沉。




  深夜的微信群里,消息嘀嘀嘀响了彻夜。




  黄少天:所以老叶的初吻到底是被哪个混账给抢了啊!我们是不是都忘记拷问出来了?




  喻文州:你觉得他会老老实实告诉我们吗?




  唐昊:你们就这么确信叶修说的是实话?




  孙翔:就是!那家伙满嘴胡话,有几分是可信的?




  周泽楷:是真话。




  王杰希:这种事没有必要说谎吧?




  张佳乐:那家伙在原则问题上从不乱说,一说就肯定是真的。




  肖时钦:小朋友们还是别讨论这种问题了,早点睡觉吧!




  孙翔:······




  孙翔:靠!




  唐昊:切,晚安。




  楚云秀:虽然是实话,但是你们就没想过,那个所谓的初吻,会不会其实就没有到我们理解的“初吻”的程度呢?




  苏沐橙:对呀,和妈妈亲亲嘴唇也可以说是初吻啊,叶修的套路你们也是懂的嘛。




  方锐:两个妹子真是好评!你们看看你们自己,都被爱冲昏了头脑。




  李轩:我都不太记得今天一直在踢房门的人是谁了······隐约记得他有一双明亮的眼睛,你说是不是啊方锐大大?




  方锐:直男滚出讨论群!




  听楚云秀和苏沐橙这一分析,这伙人也算是心中没有这么酸涩了。




  对,没错,就叶修那颜值,那拽样,除了爹地妈咪,谁会亲他啊!




  真的是当局者迷了。




  一贯聪明的大神们,很是心酸地都栽在了最狡猾的大神身上。




  唉,前路漫漫。




  




  




  03




  确实是前路漫漫。




  




  看着突如其来的一个新情敌,国家队的男性朋友们觉得糟心死了。




  只见英格兰队长Ronald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帅气逼人人模狗样,手里很骚气地捏了朵玫瑰,微微弯腰,微笑着递给了叶修。




  叶修的神色也是有些茫然。




  “道歉。”Ronald深邃的五官里盛满了愧疚的情绪,“我为自己先前曾经做过如此丢人的事感到深深的愧疚,希望你能收下这枝玫瑰,我们······呃······一笑泯恩仇?”




  叶修了然地点了点头,收下了玫瑰,还一副欣慰模样地拍拍Ronald,“没事,年轻人的错误,只要及时改正,就还有大好前途。”




  “嗯,谢谢。”Ronald笑着,那张英俊的脸庞越发耀眼。




  惨了。




  国家队员感到一阵恶寒。




  新情敌好像和他的名字一样不太简单。




  Ronald果然验证了他们的猜想,没一会儿就和叶修攀谈起来,且越聊越带劲,搭讪技能点得和江波涛一样威武。




  “······虽说很突然,但我真的非常欣赏叶领队。”Ronald脸上依旧是谦和的笑意,但国家队已经看清楚了他的小人嘴脸,“我可以邀请你共进晚餐么,我知道一家餐厅非常不错。”




  叶修眨眨眼睛,骤然看到了对面的黄少天方锐等人对他挤眉弄眼,便很快回答道:“得饶人处且饶人是中华民族的共同美德,谅解你的不只是我,更是我们这个民族······不如你请我们十三亿人民都吃一顿饭吧,雨露均沾才显得有诚意。”




  Ronald吐血。




  




  




  04




  最后Ronald委曲求全,请了整个中国队一起吃饭。




  叶修到底是有些过意不去,提了个建议:“其实我有个朋友,在这里开了家餐厅,味道还不错,价格也很公道,不如我们就去那里吧,也省得你太破费。”




  Ronald忙不迭地点着头,心里对叶修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其他人在心中碎碎念道:“你个老妖精连初吻都没解释清楚,还敢到处招蜂引蝶,你这样迟早是要被我操死的。”




  叶修朋友开的餐厅离世邀赛期间所有队伍的居住地点不远,打车过去也只是五六分钟分钟的事。




  这是一家中菜馆,店面很大,环境也不错,橘红色的暖光包裹着倦怠的身体,轻灵的钢琴声如水缓缓流淌,让人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大概?




  作为机会主义者,黄少天的心细是人尽皆知的。




  所以自下车后,他就一直对这家餐厅的店名耿耿于怀。




  “无夜”。




  越念越奇怪,像极了cp名。




  餐厅里的人挺多,一想也知道是少不了有荣耀迷的。




  于是叶修轻车熟路地带着他们走向了餐厅紧锁的侧面,那双好看地手指节弯曲,在侧门上轻轻叩了几下,里面便是一阵窸窸窣窣,随即吱呀一声,门开了。




  一个穿着休闲却极耐看的温和男人出现在门口,略略低头望着叶修,嘴边笑意盎然。




  “叶老大大驾光临,本店真是蓬荜生辉啊。”男人打趣道。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抬起拳头轻轻砸了一下男人的胸口,回击道:“既然这样,吴小弟还不快点给老大上满汉全席来,诚意哪去啦?”




  男人赶紧点头应是,对后面的一伙人打了打招呼,便领着他们向早已备好的包厢走去。




  这个人中国队里的大多数人都认得。




  ——嘉世曾经的副队长,帮助叶修取得三连冠的重要臂膀,是和叶修最早相识的人之一,吴雪峰。




  “无夜”,不就是吴叶么。




  看着和叶修寒暄着的吴雪峰,除了不明真相的Ronald和直男李轩,其他人的神色都各有千秋。




  你的初吻,是给了最早的他吗?




  嘴唇抿得死紧,嫉妒在口腔里蔓延成铁锈味。




  




  05




  这顿饭吃得并不快乐。




  开玩笑,谁能在修罗场里开开心心地大快朵颐。




  菜是美味佳肴,色香味俱全,可是一肚子火吃什么都是胀。




  叶修可不傻,自然是察觉到了这伙人的异样,剥着虾壳的手停下了。




  他把那只剥好的虾放到身旁的苏沐橙碗里,这才用吴雪峰递来的纸巾搽干净手,说了话:“你们这是干嘛呢?”




  干你。




  没人搭理他。




  叶修托着腮打趣道:“怎么,见到雪峰之后都被迷住了,一见钟情啊?”




  迷到忍不住揍他了。




  照样没人搭理他······




  “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中文水平不太好的Ronald中了套,还向叶修比了个心。




  叶修无奈地笑了笑,站起了身,说:“你们先聊着,我去趟洗手间。”




  聊你个头我们有毛好聊的。




  众人再次不搭理他。




  待叶修的身影被房门彻底掩盖后,房间里的气氛突然活跃了起来。




  “那个,吴哥哥啊,”方锐最先挑起话头,“我就问一下,你和我的队长现在是什么关系呢?”




  刁钻和猥琐并重。




  去你妈的你的队长。




  众人狠狠咬牙。




  吴雪峰自然是察觉到了这些人的敌意,但他一向是个谦和而温柔的人,心中虽然还有着眷念,但其实早已经向命运妥了协,自离开嘉世后,他就再也没有对叶修有过奢望。




  “我和他,只是朋友。”吴雪峰苦笑着答道。




  “那你知道叶修的初吻是给了谁吗?”孙翔突然来了句。




  吴雪峰愣了愣。




  叶修······?




  原来,你叫叶修啊。




  我连这都不知道。




  吴雪峰嘴角苦涩的意外更重:“这我不清楚,但最起码,不会是我。”




  最早到你身边的不是我,一直陪你熬过苦难的不是我。




  那个人类认知里最神圣纯洁的吻,不应该怀疑是被他抢去了,这才是对他最大的嘲讽。




  一桌人都静了下来。




  空气里飘着难过的爱,有千斤重,好难承受。




  “那你也是最早认识叶修的人啊,多少能猜到是谁吧?”唐昊忍不住问了句,一旁的张新杰却用眼神示意他不必再刨根问底了。




  “你们是这么认为的?”吴雪峰笑道,“我给你们数数,沐橙,沐秋,韩文清,陶轩······有的是人在我之前呢。”




  四个名字里有两个是比较陌生的。




  “陶轩是前嘉世的老板?”喻文州的记性一贯好,这会儿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也得到了吴雪峰的点头验证。




  “那‘沐秋’是谁?”王杰希问,这个名字自然是陌生的,但却与在座的某人好像有割舍不断的关系。




  所有人都望向了苏沐橙。




  感觉到了这些人探究的目光,苏沐橙三两下把叶修剥的那张虾囫囵吞下,这才说道:“听名字都能联想到吧?他是我哥哥,是最早结识叶修的人,也是叶修心目中的荣耀第一人。”




  众人纷纷惊讶。




  这可是个完全没有听说过的角色啊!




  最早认识叶修这一点已经足够致命,还得到了叶修这么高的认可,让他们总有一种刷Boss的时候遇到隐藏Boss的复杂心情。




  “可是这么牛逼的人,为什么却不来职业圈呢?”张佳乐也只是疑惑问一句。




  “出了事故。”苏沐橙轻轻地说,没有太悲伤,又或者只是,习惯了悲伤。




  “对不起······”张佳乐连忙道歉,他没想到自己无心的一句竟然会害得气氛变得这么尴尬。




  “没关系的。”苏沐橙笑了笑,“但是你们也不用急着怀疑我哥,虽然我也觉得当年他和叶修的关系好得如胶似漆,吃一起吃睡一起睡,再辛苦也是一起挺过来······”




  听得这些人的心好痛。




  “但是我不觉得他们有接过吻吧。起码我没看到。”苏沐橙结束了这个话题,不去管在座各位此时有什么所思所想,调头就和楚云秀聊起了天。




  ······不是吗?




  一众人疑惑着。




  




  




  06




  谜底最后是由叶修亲自揭露的。




  在中国队的备战室里。




  “看你们这么寝食不安的哥心里也是比较过意不去。”叶修是这么说的,毫无疑问收获了一堆白眼,“我那天在餐厅里突然想起那个抢了我初吻的混账好像要来这里出差,所以就去前台借了电话,喊他把记录了我的初吻离开那个瞬间的照片给带了过来。”




  “我靠你什么人啊!”黄少天又惊又恼,“居然连接吻都要拍照,简直是太不用脸了,羞不羞耻啊你!”




  叶修对他默默无语了一会儿,才从口袋掏出了一张照片,递去给黄少天。




  黄少天眨眨眼睛,随即表情一变。




  所有人都好奇地凑了过去看。




  照片的背景大概是在一个专为小孩子准备的房间里。




  墙壁是天蓝色,上头绘着歪歪扭扭的白云和飞机。地上有零零散散的玩具,一张小床横在中间,上面坐着两个年纪可能还不到七八岁的小男孩。




  两个男孩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孔,都生得白嫩可爱,区别只是一个正委屈地留着眼泪,另一个却是表情无奈,凑了身子过去,把嘴唇轻轻地印在哭泣的男孩嘴角。
  




  可怕的是这两个男孩都和叶修有几分相似。




  众人惊疑不定地盯着叶修。




  叶修笔直修长的手指点上了那个正在实施亲吻的男孩,“这是我。”




  众人点点头。




  他再指着那个哭泣的小男孩:“这是我双胞胎弟弟。”




  众人脸色复杂地点点头。




  原来是小舅子啊,害得我们还心惊胆战这么多天。




  众人欣慰地想。




  随即好像反应过来什么。




  突然对叶修群起而攻之,把叶修包围起来挠他痒痒肉。




  “这算个屁的初吻啊!”




  叶修笑个没完。






  07




  距离他们知道所谓的“小舅子”其实就是他们最大的情敌,还有半个月。






             end







既然昨天各位老婆都说想要我把所有文都补档了,那我就把这篇已经发了两次的文再发一次吧(。)




看过的宝贝请假装没看过,爱你们嘿嘿。




这篇和明天的补档是前后篇(〃ノωノ)


评论
热度 ( 2436 )
  1. 伞下修息王叶叶叶-何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