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全职迷,最爱all叶,其他cp都吃,是不挑食的好孩子(?呦

© 伞下修息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身娇体软

慕瑾:



@星羽茗澄 的点文。



叶修的双胞胎弟弟来参观国家队。


小舅子精神面貌很不错,很帅,很好看,很精神。


不愧是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不过还是叶修更可爱一点点。


某日,叶修被苏沐橙楚云秀二人带出门去改造形象,于是留守青壮年13人在训练基地寂寞发霉,一点也没想去训练一下。


这种时候为了推动剧情,叶秋不出意外地和大家聊起天来了。


“你们对我哥都什么印象啊,我看你们和他关系还不错嘛。”叶秋笑着问。


“也没什么特别印象吧。”王杰希说,心里想着,毕竟喜欢着叶修的每一天对叶修的印象都是最特别的,特别得多了就变得寻常了,“是个还不错的人。”要是能嫁来微草当妈妈就是世界第一好人了。


“在你们心目中他的地位有这么高吗?”叶秋皱眉,“他拿什么收买你们了。”


“肉体。”喻文州面不改色地说,“为了我们他天天熬夜,身体都不太好了,真的很感谢他。”


“喻队退役了去UC或者成为第二代谷阿莫吧。”肖时钦对于喻文州的震惊式大喘气表示充分的欣赏。


“身体不好是正常的,我哥一直是个身娇体软的人。”叶秋说这话说得语气认真,表情也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成分,让人怀疑他是否是新一代野鸡派演员,专注给自己加戏。


“怎么说?”张新杰严肃对待,“身娇表现在哪里,体软又是指哪方面?”


“对啊对啊,要说清楚,身娇体软是指身体不好还是易推倒?这俩还是有原则上的不同的。”黄少天说,表情隐隐有兴奋。


“但是这两个不管哪个放在叶修身上都很突兀吧。”孙翔吐槽。


“但是都很带感啊。”张佳乐驳回吐槽。


恭喜张佳乐摆脱傲娇名号,离叶修的床的距离缩短了一个孙翔的身高,再跨过一百个黄少天的音量就能成功睡到叶修同志了!


“身娇当然是说我哥身体不太好,虽然他现在也只是活得不太健康,但是小时候他常常生病的,东西都吃不下。”叶秋叹气,“以前身体挺差的,后来生活的环境不怎么样,所以反而磨练出了好的体质吧,就是吃饭还和以前一样,一天吃两顿他都觉得足够了。”


众人默。


众人心里疼。


叶秋继续说:“体软指的是我哥身子骨软。”


“这是什么设定,好像没有听说过……”孙翔嘟囔。


“哦哦哦这个我知道!”方锐兴奋了,“之前我和老叶睡的时候就发现了,他全身都特别软,虽然肉不多,但是都是软的,抱起来很舒服。”


他总结发言:“还想睡。”


黄少天抡起拳头:“你什么时候和老叶睡过了?你们为什么要一起睡?你能别把猥琐带到现实里来吗?”


“在兴欣的时候一起睡的,”方锐理直气壮,“兴欣穷嘛,挤着睡一睡多正常。”


“怎么可能穷到这种地步,好歹也是以前蓝雨出来的,你怎么忍心对着老队员撒谎不眨眼。”黄少天鄙视。


“是真的,从我和老叶已经睡过十几次就可以体现出来了。”方锐真诚的说。


黄少天抡起拳头。


广东人民恼怒起来连广东自己人都吃。


一向秉承着“微草精神,吃蓝雨人”的教诲的王杰希面对蓝雨人与旧蓝雨人自相残杀时突然表现出了人间大爱,转移了话题,吸引来其他人的目光,好让黄少天在没有人关注他们这边动静的最佳环境里解决方锐。


“叶修确实是肉软,不过他的柔韧性也很强。”王杰希说。


“这话怎么说?”喻文州问。


“从他的某些动作可以看出来。”王杰希解释,“比如下腰他能下很低,之前还给我表演过一字马,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压力。”


“居然是这种筋骨软的人吗……”张佳乐沉思,“这种体质就很有发挥空间了……”


“你想怎么发挥?”王杰希看了张佳乐一眼。


大家都纷纷看向张佳乐,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淫笑,似乎是被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


“比如说可以让老叶去学跳舞啊,芭蕾什么的,想想就好好笑。”张佳乐正直地说。


“然后他穿着贴身又几乎透明的衣服,抬起一只腿放在栏杆上压腿,身子往前倾,腰线和背部曲线显露出来……”黄少天展开想象。


方锐接着说:“说不定前面也可以看得清楚,粉粉的两个小东西在白色的衣服上透出来……然后抱着老叶捏那两个小东西,听他又痒又疼呜咽出声……”


“然后趁机压住他,狠狠地插……”孙翔没忍住接了话,随即发现叶秋同志微笑着看着他,立刻改口,“擦干他的汗。”


肖时钦震惊地看着曾经同队过的孙翔。


你变了。


“筋软不就可以做到很多普通人做不到的体位吗?”喻文州转着笔似乎是轻描淡写地插进了话题。


叶秋问:“你是指什么类型的体位?”


喻文州淡定回答:“当然是瑜伽体位。”


“哦,那倒是。”叶秋说,“我哥这种体质很多高难度的动作大概都能驾驭得了,不过他不喜欢做就是了。”


“哈哈,”喻文州笑,“我还挺期待能看到他做的。像什么观音坐莲,门户大开,深入浅出。”


叶秋无语:“这是双人瑜伽吧。等等,有这种项目吗?”


没人回答他,王杰希接了喻文州的话:“这么一说,我也挺想看叶修做最近很火的那个姿势。”


“哪个?”叶秋挑眉问。


“哦哦哦哦我知道!”黄少天对着叶秋向他解释,“就比如我现在正跪着,然后老叶背对着我岔开腿跪坐在我身上,听说这样可以近得很深,我觉得老叶应该是敏感型的,所以他一被我进去就会发抖,腰挺得直直的,胸前两颗小果果忍不住蹭前面的墙壁。我再动两下,他就会全身都软了,呜咽着无力地坐下,一坐下就被戳到了敏感点,然后又立刻哭着挺起来腰来,周而复始,大概到最后嗓子都会哭得沙沙的……”


叶秋冷冷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笑着说:“我是指大保健,你懂的你懂的。”


众人默默别过头,懂你妹。


“不过这个不能体现筋软吧。”张新杰说,“这种姿势很多人都可以做到。”


“对,只是深不深的区别而已。”张佳乐点头。


“那怎么样才能体现?”方锐思考,“一边跳天鹅湖一边干吗,这个好像挺能体现老叶的筋骨了,不过对我来说就是大考验了。”


“你不会被考验到的,”黄少天说,“老叶不会和你天鹅湖的,他只会和我华尔兹。”


“华尔兹有什么了不起。”王杰希说,“扭秧舞才是冠军队的风范。”


周泽楷第一次发言了:“QQ炫舞。”


王杰希认输了。


“你们还是闭嘴吧。”叶秋扶额,“我哥的筋软才不是表现在这些地方的。”


“那他是怎么表现的?”喻文州好奇。


叶秋说:“我见识过他把腿弯曲着,分开向头的两边压过去,压得很下,整个下半身都抬起来。”


然后露出粉嫩的小菊花,在别人的目光的注视下因为有些耻而紧张得一缩一缩的,像是勾引人赶紧干进去……


众人脑补得停不下来。


“等等。”他们突然反应过来什么。


“你们是在做什么才会用到这种姿势!”众人凶狠地质问微笑着的叶秋。

评论
热度 ( 55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