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食黨,是不挑食的好孩子(?呦,繁體慎入

© 曼珠沙華
Powered by LOFTER

【生贺】叶修的29天 中上

落天下:

♠傻白苏宠甜,没逻辑流水账,字数这么多要什么文笔要文笔。上篇




——第8天——


“我发现我现在每天都很期待八点钟叶小修刷新的时刻,简直就跟开礼物盒一样。”楚云秀切着一块牛排说道。“你永远不知道盒子里面会藏着怎样的礼物,每天都很惊喜。”


“他最近迷上了电子游戏。”肖时钦坐在了楚云秀的对面。“从他早上出现起手里就一直拿着游戏机,估计这一上午都没放下过。”


“难说,今天陪他的可是喻文州,我觉得喻文州虽然看起来挺温柔的,但是也不会太惯着他。”李轩摇摇头。


“事实上喻文州还真拿叶小修挺没辙的。”苏沐橙刚从那边过来,笑眯眯地说道。“而且我发现我们队里的男性同胞们其实都挺惯孩子的的,以后会是好爸爸呢。”


“可能是年龄大了,想成家了吧?”楚云秀毫不客气地说道。


“3号、12号、13号、14号队员表示不服。”李轩立马接口。


“我觉得是叶小修比较讨人喜欢的原因,至少比成年叶修讨人喜欢多了。”肖时钦分析道。“……不过他最近变得越来越像那个叶修了,尤其是开口说话的时候。”


“他早晚会彻底变成那个不讨喜版本的叶修的。甚至不用那么久,估计再过个七八天等他到了青春期,估计现在这个天使版叶修就会彻底消失了。”楚云秀说着,抬头看了同桌人一眼,却发现大家的眼神都落在餐厅那头叶小修的身上。见此,楚云秀不禁笑了笑:“话说你们有没有发觉我们对待叶小修的态度真的就跟在养孩子一样。我都快把他当作自己的亲儿子了。”


“就是在当儿子养啊,”李轩不自觉叹了口气。“其实挺累的,感觉自己每天除了训练以外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他身上,担心他吃的好不好玩得好不好是不是不开心了有没有被人欺负……之类的。”


“可是我看你们都很喜欢这种感觉。”苏沐橙一语道破真相。“你们看喻队,我就没见过他这么温柔的时候。他这一上午都这么跟在叶小修身边,简直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宫廷级伺候。喻队以后要是有了孩子,我觉得他家孩子很有可能会被宠坏。”


“也不一定啊。主要是负责教育叶小修的另有人在,我们只要好好照顾他带他到处吃到处玩就足够了。以后要是自己真的有了孩子,应该不会这么放纵的。”肖时钦说。“况且我觉得叶小修在过去过得也不是那么轻松,所以忍不住想对他好点吧。”


楚云秀:“其实我觉得主要还是看脸。”


李轩:“……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第9天——


“今天叶小修心情好像有点不大好。”喻文州先叶小修一步走进餐厅,对着今天的监护人肖时钦说道。“不太明显,但是能感觉出来有点低落。”


没几分钟叶小修就跟着出现了,手里还抱着一只小狗崽。肖时钦以为是叶家送给叶小修的什么纯血种,结果凑过去一看,发现就是一只最普通的小土狗。


叶小修面色无常地和大家打了招呼,然后去拿了个小碟子盛了一点牛奶,招呼着小土狗来吃:“小点,过来吃饭。”


一个穿着短裤的小正太蹲在地上给一只巴掌大的小狗崽喂奶,不得不说这一幕的杀伤力是很大的。几个队员被萌的默默地捂住了小心肝,苏沐橙则浑身冒着小花又去给叶小修量了量身高:“141厘米了呢~”


叶小修看了看她,没说话。


 


这一天叶小修哪都没去,就赖在自己的床上,随便玩了几下肖时钦的手机后就扔到了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逗弄着小点。


“怎么了啊这是?”肖时钦有点哭笑不得地拍了拍他。叶小修现在才九岁,对自己的情绪其实已经控制的很好的,但是架不住还是个孩子,喻文州和肖时钦又是个心思细腻的,没两下就知道这孩子心里有事。


叶小修抿着嘴不肯说话。


“和弟弟吵架了?”


叶小修抬头看了他一眼。


“猜对了?”


叶小修又把头低下来了。“算是吧。”


肖时钦调整了一下坐姿,表现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叶小修摸了摸小点的后背,说月前叶秋在街边遇见了小点,看着可怜说什么也非要给捡回去。但是家里又明确规定禁止养宠物,叶秋就一直把小点藏在房间里。结果没能瞒住,前两天被叶母发现了。知道这事后叶母让叶秋把小点送走,叶秋不肯,两人就杠上了。不过既然小儿子不听话,叶母就直接让大儿子把小点给弄走了。叶秋放学回来之后知道这件事顿时就对叶修气上了,直到今天也没理他。


“但是现在小点就在这呢。你没把它弄走?”肖时钦问道。


“当然没有。”叶小修撇撇嘴。“笨蛋弟弟那么宝贝小点,我怎么可能真的把它扔了。我把它藏在后院的树墙底下,每天都去喂食的。”


“那你也不能就一直这么藏着小点啊,长大了怎么办?”


叶修早就想好了对策:“今天是我生日,我跟老爸说好了拿小点当生日礼物来着。老爸说妈那面他来说,我就抱着小点去找叶秋,结果他都不给我开门。”


说实话肖时钦没什么哄孩子的经历,又是典型的理科男直线思维模式,所以他听完之后很直白地表达道:“你需要我安慰你么?先说好,我不太会哄人。”


叶小修的表情看上去有点无语。“谁用你哄。”他声音低了低:“我就是有点生气笨蛋弟弟居然不信任我。”


肖时钦是真的不擅长安慰人来着,以前队里戴妍琦遇到个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哭一哭,他只能起到在旁边递纸巾的作用。不过现在叶小修略带落寞的眼神是真的有些戳心窝,肖时钦心里软成一团,忍不住伸手抱了他一下。


“听喻队说你现在很喜欢玩游戏机。”肖时钦略微生硬地拉开了话题,伸手给叶小修顺了顺毛。“你要不要和我比一比?我玩游戏还是很厉害的。”


叶小修也没有戳穿他拙劣的安慰方式,很快地应道,“比就比。”


 


——第10天——


“你和叶秋怎么样了?”


叶小修十岁生日那天,肖时钦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叶小修想了想,觉得对方可能是问去年生日发生的那件事。“那天我弟没开门是因为不在房间里。他离家出走了,不过四个小时之后就被抓回来了。”


“你弟离家出走了?”方锐一惊一乍地问道。“因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我妈不让他养狗?”叶小修想了想,然后耸了耸肩。“谁知道,反正他从小就梦想着离家出走浪迹天涯来着。”


“你弟真是……略奇葩。”方锐有些目瞪口呆,实在是无法理解在叶小修那种吃穿不愁的富二代家庭背景下,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一天到晚想着离家出走。“话说你这电脑不错啊,什么牌子的?”


今早叶小修出现在餐厅的时候手里就抱着一台笔记本,尺寸不小,但是挺薄的。金属外壳,方锐掂了掂,觉得分量十足。有几个队员当时好奇地凑过来看了看这台笔记本,把电脑翻了个遍也没看见牌子logo。


“组装的。”叶小修大口大口地咬着烤面包,看起来饿了不短时间。王杰希给他递过去一杯果汁,拍了拍他后背:“慢点吃。”


叶小修接过果汁,直接喝了半杯下去。“我都饿了一晚上了。”


张新杰本来在整理今天的训练内容,闻言手下的动作顿时一停。他朝叶小修看了一眼,声音有些淡淡的:“我是否能将你刚才的那句话理解成,你熬了一整夜没睡?”


叶小修眨巴眨巴眼睛。“今天是周末,而且还是我生日。”


“那也不行。”张新杰皱着眉说道。


“熬夜不好。”周泽楷帮叶小修盛了一盘水果拼盘,脸色温和语气却不大赞同:“你在长身体。”


叶小修低头闷声吃早餐。


“行了行了就这一次,谁小的时候没熬夜玩过游戏机啊,多正常的事情。别说小时候了现在不还经常半夜不睡起来刷boss,咱职业选手群几乎是24小时都有人在线。”黄少天看到这么多人板着张脸教训叶小修,立马走过去把人护住。“再说你们都认识叶修这么多年了就他熬夜抢boss刷副本的次数最多,你们现在在这教育小孩子也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啊。”


孙翔妥妥的站在黄少天这边,听见他们一个个的都在说自个儿儿子,跟着也不乐意了:“过生日玩玩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他是叶修,熬夜通宵玩游戏怎么不对啦?”


“我是叶修和我玩游戏有什么关系?”叶小修有点纳闷。


大家轻咳一声,没人回答这个问题。李轩和方锐那边摆弄了叶小修的笔记本好一会,越摆弄越觉得这电脑不简单。二十年前的电脑,就算有这个技术也卖不到市面上才是,给叶小修组装电脑的人技术绝对一流。


孙翔:“这电脑是你生日礼物?”


“不是,是我爸给我的奖励。”叶修咬着虾饺含糊不清地回答着。“钢琴比赛的。”


这么一说众人突然想起来,叶小修除了第四、第五天的时候过来练过琴以外,已经好久没人听过他弹琴了,还以为他不练了呢。


楚云秀:“对哦我还没听过你弹琴,要不要来一次?”


“不要。”叶小修拒绝地特别干脆。“我练琴又不是为了给别人看的。”


“那你练琴是为了干什么?”


“以前是我妈让我练的,现在我妈不管了,以后我也没打算练下去。”叶小修耸耸肩。“反正我也没觉得练琴有什么用。”


有的。众人在心里沉痛地说道。它能帮你未来在联盟里用手速碾压众人。


 


——第11天——


叶小修今天的状态不太好。


小时候的叶修同学作息一直十分良好,每天八点钟出现的时候身上都穿戴着整整齐齐的,有的时候身上还背着小书包,看样子一直坚持早起早睡。不过十一岁的叶小修出现的时候,身上却依然穿着睡衣,手里还拽着一袋冰块。


黄少天一看见叶小修微微泛红的小脸就知道这孩子发烧了,当下一着急,连忙去找队里的牧师(雾)和自家队长过来。


该说不愧是以严谨著称的张大治疗,随行包里果然带着药物。从止泻、退烧、止痛、防晕到驱蚊、消毒、纱布、体温计一应俱全。张新杰给体温计消毒了一下,然后放到了叶小修的嘴里。没一会,量出了温度:“38度1,属于中等热度。”


今天是楚云秀负责照顾叶小修,眼下她正拿着冰块给叶小修降温。闻言,她有些担心地问道:“需要送去医院么?”


“发个烧而已,用不着吧。”回答她的是叶小修本人。他嗓音有点哑,勉强睁开眼看了周围一圈,嘟囔了一句:“又过来了啊。”


楚云秀:“听起来你好像很不愿意过来。”


“当然不是,”叶小修动了动嘴角,露出了一个很淡的笑容。“觉得好不容易才能见一面居然还生病了,有点遗憾。”


“没事,”楚云秀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脑袋。“好好休息,吃了药之后再睡一会,睡醒了就好了。”


叶小修没有马上回答她。过了几秒钟,他才小声问道:“你会陪着我么?”


“当然咯,我一天都会陪着你的。”楚云秀笑了笑,平日里成熟干练的队长形象尽数褪去,眼下倒真有点像个温柔的全职母亲:“我会努力尝试做个好妈妈的。”


“我妈才不会陪着我呢……”叶小修闭上了眼睛,声音有点虚弱。“她现在在国外呢,连我生病了都不知道……”


楚云秀从来都不赞同女人结了婚之后就该放弃自己的工作,一心相夫教子,所以她并没觉得叶母很失责。不过她也是真心心疼此时烧得浑身发烫的叶小修。楚云秀轻轻地拨弄了几下叶小修的头发,忍不住低头在叶小修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别想那么多,我会在这陪着你的。我们都在。”


 


“这爸妈也太不负责了吧……”黄少天怕吵醒叶小修,却还忍不住用气音在为叶小修打抱不平:“我小时候生病的时候我妈都会请假在家陪我,然后给我煲汤喝。我要是没退烧她晚上也不敢睡觉就一直守在我身边。而且她觉得小孩子老吃药不好,就变着花样给我做有营养又好吃的东西养病,哪像叶小修这样,发烧了居然还自己找冰袋给自己敷……”


“你少说两句吧,”李轩给叶小修擦了擦身上的汗。“听起来就跟漏气了的气球似的。你要是下午闲着没事就给你妈打电话去问问该给叶小修弄点什么吃。”


 


肖时钦站在房间门口,并没有进去。过了一会王杰希和喻文州走了出来,肖时钦便问道:“他醒了么?”


“醒了几秒钟吧,嚷嚷着想吃冰激凌,转眼又睡过去了。”王杰希说道。“感冒药有安神的功效,估计一时半会醒不了了。”


孙翔跟在肖时钦身后,一听到王杰希这么说,转身就想出去给叶小修买冰激凌,不过被喻文州给拦住了:“他现在还没完全降温呢,别给他吃这些东西,下次再给他买吧。”


 


“醒啦?”一听到床上传来动静,苏沐橙就从笔记本前抬起了头。“饿不饿?”


“饿。”叶小修眼巴巴地说道。这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不如说他就是饿醒的。


“那吃点东西吧,正好买回来没多久,都还热乎着。”苏沐橙站起身来,走到茶几拎了好几个袋子走过来。叶小修一眼看过去,觉得至少有十几个饭盒。


“这么多?”


“你睡觉的时候出去买的,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口味的,就多买了些,都是粥啊汤啊这些。黄少天说一定要营养还得对肠胃好,下午周泽楷和唐昊跑遍了大半个S市才买来的。对了还有水果,方锐正在给你洗呢,等会就拿过来了。”苏沐橙边说着边给叶修盛了一小碗粥。“尝尝,还喜欢吃么?”


叶小修咽下了一口温热的粥,一点都不烫,温度刚刚好。粥熬得恰到火候,肉丝又软又嫩,白米又香又甜。这一口食物顺着叶小修的食管而下,一点点暖遍了全身,瞬间就带走了他的饥肠辘辘。


叶小修抱着粥碗,突然觉得眼眶有点发热。


“怎么了?不好吃么?”


叶小修摇了摇头,抽了一下鼻子。“不,很好吃。”


 


——第12天——


“……你是不是再过半个月就是升初中考试了?”方锐和叶小修玩了一下午的游戏机,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


“已经考完了。”叶小修有些敷衍地说着,眼神全神贯注的盯在游戏机屏幕上。


“小学的期末考试不都是在六月份嘛?”


“有的初中会有招生考试,在期末考试前。考进了就直接进去了,跟期末成绩没关系。”


两人这时正处在比赛模式中,方锐一晃神的功夫就让叶小修抓到一个机会,差点直接让方锐扑街。方锐连忙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来,要是连个十二岁的小鬼都打不过,他这个职业选手以后还用不用混了?……十二岁的叶修也不行。


“所以说你已经参加过招生考试了?”


“没有,”叶小修把游戏手柄按得劈啪作响。“我爸直接给我和我弟带回来两张录取通知书。”


……富二代真好!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爸爸!方锐一瞬间泪流满面。


不过这也让方锐潜意识地认为叶小修学习成绩并不是很好。本来的嘛,成绩好的话就直接考进去了,哪还用家长出面?不过电竞圈的学历普遍都不高,方锐当年也不是块爱读书的料,当然也就不觉得叶小修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反正不管人家成绩好不好,在荣耀这儿都是横着走的大神。


“那你去的哪个学校啊?”


“二中。”


二中可是B市的重点中学,连方锐这个外地人都略有耳闻。“那可是好学校啊。”


叶小修在游戏里狠狠地踢了方锐一脚,然后淡定地回答道:“嗯,离家近。”


方锐突然想起,二中和叶小修他家好像都是在东城区。他顿时有些无语,感情这孩子上学从来不看质量只看路程。“就只有离家近?你就没其它的什么感觉?”


好歹也是圈子里为数不多上过重点中学的人啊!


“学校,不就是个上课的地方,重点不重点有什么区别。”叶小修用着严肃的语气对方锐进行教育。“重点学校区分的也就是学生的成绩,学的东西还不都是一样的,你们这群大人怎么就那么喜欢把人等级化啊?”


方锐嘴角一抽。“……皇上您教训的极是,微臣省得了。”


叶小修对懂事的方锐表示很满意,但是还不忘轻飘飘地扔下一句话:“一看你就知道当年学习成绩不怎么样,只有等级低的人才格外在意等级。”


方锐立马跳起来为自己辩解道:“我成绩怎么啦,我成绩可好啦,我小的时候得过我们幼儿园的最佳表演优秀奖,小学的时候当过我们班的美术课代表,初中的时候还是我们年级第一批当上团员的呢!”


“你要是真的学得好能一天到晚在这打游戏?”叶小修面无表情地说。


方锐竟是无言以对。不过他脑子转得快,突然就对叶小修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行行,我承认自己当初在学校学习成绩也就一般般,但是叶小修,你可得记住这句话,以后你要是不上学跑出来打游戏了,说明咱俩也就半斤八两。”


“你笑得好猥琐。”叶小修毫不留情面地指出。然后他指了指屏幕,说道:“得了吧,就你那智商,还半斤八两呢,连游戏都打不过我。”


方锐一低头,果不其然发现自己的角色已经化成了一缕幽魂。“……靠。”


其实我主要就是游戏打不过你。方锐心想,其他地方还不好说呢。


反正咱俩走着瞧。


 


——第13天——


这一天交流赛的场地彻底竣工,冯主席前来检查设备,少不得叫上全体国家队队员过来体验一下。叶修作为领队虽然代表国家队但毕竟不是正式选手,交流赛的时候走个过场就行了,也就是个吉祥物之类的存在。所以当天他没来,被大家随便搪塞了几句理由也就过去了,冯主席并没有多问。


至于叶小修,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多少也是个中学生了,早就不用别人陪着了。正好昨天班级因为纪律太差,全班都被班主任罚抄语文书,今天一听说没人陪他他倒乐得清静,拿起一本稿纸就开始唰唰唰地抄课文,手速飚得飞快。


直到傍晚大家回来的时候,这苦逼孩子还在写。


“这让我想起了我当年痛不欲生的回忆。”张佳乐一脸沧桑地回忆道,满眼都是往事不堪回首。


“我那时候抄单词表,上学迟到啊课上睡觉啊不交作业啊之类的,就英语书后面那几页,学到第几课就抄到第几课。”显然这种惩罚方式是学生时代的共同记忆,李轩也忍不住回忆起来。“别说,我觉得这办法还挺有效,一到期末的时候我们班就变得格外老实。”


“我记得我当时上学的时候,犯了错老师都是让我们抄数学书上的公式和概念,可能和我们班主任是数学老师有关系吧。”喻文州温和地说道。“抄语文书的话,字数未免也太多了些。”


“不是吧队长,你当年居然也被罚过?”黄少天惊讶地问道。


喻文州:“当然没有,我就是顺带着感叹一下。”


“我们班以前也是抄课文,不过只抄文言文。”唐昊拿起了叶小修的语文书,随意地翻看了几页。“这是哪版的教材啊,我好像认识这篇课——”


话不等说完,随着唐昊的翻动,一封信就突然从书页中掉落下来,瞬间夺去了所有人的视线。


肖时钦:“……粉红色的。”


方锐:“还是心形的。”


苏沐橙弯身把信封捡了起来,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的笑容:“上面写着‘给叶修’呢。”


众人:“……”


众人:“……情书?!”


 


从叶小修略显迷茫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这封信会出现在这里。在场的诸位虽然都对那封信的内容好奇的不得了,却也不得不尊重自家孩子的隐私,把信还了回去,让他自己找个地方看去。


结果叶小修当着他们的面就把信给拆了,面色如常地一目十行后,淡定地说道:“约我出去玩的。”


果然是情书。众人在心里这样肯定着。出去玩之后呢?那不就是表白了嘛。


比起小学时期的叶小修,中学时期的叶小修五官都已经长开了许多,脸上少了几分软萌,多了些少年时期特有的清秀,眉眼都是让人看着舒服的样子。他身子虽然还没长高,浑身也没几斤肉,虽然稍显青涩倒是并不弱气。加之素色的校服,衬得叶小修整个人都干净的不得了。如果此时要用一种植物来比喻他的话,那一定是竹子。清新,挺拔,纯净,生机勃勃的,还带着一股一往直前的拼劲儿。


用楚云秀的话来说,现在的叶小修虽然小了一号,但是十分符合她高中那年看的校园言情中男主角的形象。


而对众国家队队员来说,一句话解释目前的状况就是:自家孩子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女生给惦记上了。


“不行。”王杰希第一个反应过来,凛然道:“叶小修,你现在才十三岁,正是用功读书的年纪,不要把心思放歪了。交朋友可以,如果是讨论作业,在学校里就可以完成。如果想要放松出去玩玩,可以组织朋友们一起出去,两个人独处就算了。”


“王杰希,你现在这副表情有点像我爸。”叶小修诚恳地说道。


王杰希坦然受之:“乖儿子。”


哪里有八卦,哪里就有楚云秀。烟雨家的大队长好不容易等王杰希把话说完,赶紧就把叶小修给拉了过来:“对方是谁?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你认识么?长的怎么样?成绩怎么样?家世怎么样?你俩关系怎么样?你喜欢她么?你……”


楚云秀被肖时钦拉开了。说实话她还有点意犹未尽,肚子里的问题才问了一半不到。不过好在还有两个操心的也耐不住了,更何况其中一个还是话唠,分分钟就把楚云秀的另一半问题问了出来:“身高多少体重多少?今年多大?什么星座的?血型是啥?家里住哪?你和她认识多久了?她为什么约你出去玩?你确定她不是把你和你弟搞混了?她约你什么时候出去?去哪?还有什么人?她……”


黄少天被喻文州拉开了。说实话黄少天有点憋屈,肚子里的问题才问了十分之一不到。不过好在还有张佳乐——


结果张佳乐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张新杰拦下了。“张佳乐,你闭嘴。” 


张佳乐:“……”


叶小修胆识过人,虽然被楚、黄二人的问题吓得懵逼了几秒钟,不过很快就回过了神来,答道:“同班的,年龄身高体重星座血型家世住址成绩统统不知道,名字说了你们也不知道。没约错人,就约我一个,就我俩,下周末去游乐园。”


“不行,”王杰希又重复了一遍。“儿子,你忘记爸爸刚才怎么说的了么?”


张佳乐:“王杰希你个臭不要脸的居然跟我抢儿子——”


张新杰把张佳乐拖走了。喻文州补上了张佳乐的位,对叶小修笑得愈发地柔和:“王杰希说得没错,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游乐园想去的话我们可以陪你去,想去别的地方玩我们也可以带你。听话,乖。”


叶小修扫了周围人一圈,见众人随着喻文州的话都不住地在点头,不由得问道:“你们都不赞成我去玩?”


楚云秀有点亢奋:“其实我——”不过被李轩捂住了嘴。


“无所谓吧,”叶小修打了个哈欠,从唐昊手里拿回语文书又开始抄起课文。“反正我也懒得去。”


 


楚云秀挣脱了李轩:“叶修要是以后讨不到媳妇儿肯定都是你们的错。”


众人淡然道:“没事,我家孩子,我帮他找。”


 


——第14天——


有关交流赛中会出现的实际项目,因为是国际方共同决定的,所以哪怕是作为东道主的中国队也并没有提前得到消息。眼下场地完工,该检查的都检查过了,该配合的也都配合过了,各项训练进行的也差不多了,冯主席就给他们放了几天假。


这要是换在往日说不定大家还能出去溜达溜达逛逛街什么的,不过现在心里多了个惦记的,出门的人就没几个了,反而都赖在会议室里面陪着叶小修写作业。


“这作文题目简直就是瞎扯。”叶小修拿着圆珠笔敲了敲语文卷子。“我严重怀疑出题人的智商。”


“我当年就觉得所有的作文题目都是在扯淡。”方锐十分积极地赞同了叶小修同学。“来来来读给我听听你的作文材料是啥。”


喻文州淡淡地瞥了方锐一眼。他向来不喜大家在叶小修面前说脏话,方锐一看他的眼神立马就捂住嘴,保证下次注意。


苏沐橙自报奋勇,趴在叶小修的试卷旁边一字一顿地念着:“‘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作文。 有一种鸟,它能够飞行几万公里,飞越太平洋,而它需要的只是一小截树枝。在飞行中,它把树枝衔在嘴里,累了就把那截树枝扔到水面上,然后飞落到树枝上休息一会儿,饿了就站在树枝上捕鱼,困了就站在树枝上睡觉。谁能想到,小鸟成功地飞越了太平洋,靠的却仅是一小截的树枝。试想,如果小鸟衔的不是树枝,而是把鸟窝和食物等所有的用品,一股脑儿全带在身上,那小鸟还飞的起来么? 根据上述材料作文,要求自定立意,自拟题目,自选文体,诗歌除外;不要脱离材料的内容及做含意范围作文,不少于800字’。”


这材料听起来有点耳熟。王杰希略一思索,沉吟道:“这不是高考作文题目么?”


“中高考其实也没什么区别,作文这种东西又不是根据教科书出题。”肖时钦说道。


“很寻常的作文题材。”张新杰客观地评价道。“有什么问题么?”


“问题多了去了,一只鸟怎么可能凭借着一截树枝飞过太平洋。”叶小修一脸的无语。他扯过一张草稿纸,开始在上面列公式:“我们假设这只鸟叼着树枝不会累,中途也不和同伴交流,站在海面上的时候也不会被风浪卷走,那么根据浮力公式,木头产生的浮力须大于木头本身的重力加鸟的重力,这样木头才能完全承得起一只鸟的重量。”


“再假设小鸟在水面上踩着树枝的时候,树枝也正好全部被踩在水面以下,那么根据水的密度×木头的体积×重力加速度-木头的密度×木头的体积×重力加速度-鸟的质量x重力加速度,可以得出木头的体积×(水的密度-木头的密度)-鸟的质量。”


“然后带进水的密度和木头的密度——我们选一款轻的木头,就500千克每平方米,那么500x木头体积必须大于鸟的质量。假设这是只重1千克的小雏鸟,那么木头的体积需大于2立方分米,也就是两块砖头那么大。……呵呵你觉得这只小鸟叼得起这么大的木头?”


“还有风对木块的阻力,根据公式,我——”*


“行行行你不用说了,”方锐有点懵,连忙阻止了叶小修。“你那些式子我早就忘干净了。”


不只是方锐,房间里好几个人都快被叶小修给讲晕了。其实这还真不是什么高深的物理知识,只不过在场的诸位都脱离学校已久,当年在学校学的知识全都还给老师了。幸存的几个思维清晰的拿过叶小修的草稿纸一看,其实一目了然。


李轩:“我觉得叶小修这作文要是真的这么写出来肯定是零分没跑了,说不定语文老师都能被他气出心脏病来。可是我觉得他分析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张佳乐:“+1。”


肖时钦:“+2。”


周泽楷:“+3。”


苏沐橙:“……理科生们这样说道。”她拿起一张草稿纸卷起话筒,伸到喻文州的嘴巴下面:“喻队长,身为文科生你有什么意见想发表?”


其实喻文州只当过半学期的文科生,不过他还是很中肯地给出了建议:“我以前上学的时候,好像大家都是把作文当成人物传记来写。从杜甫李白,到主席总理,再到阿基米德玛丽居里,基本上脱离不开这些名人。不管作文材料是什么,总之先往他们身上扯一扯,歌颂一番之后字数差不多就够了。”


张佳乐说:“字数不够不怕啊,我们有黄少天,你让他把你写的复述一遍,分分钟破千,就怕卷面不够大。”


黄少天现在不在。他和孙翔楚云秀他们出门去给叶小修买生日蛋糕了,不然这话让他听见免不了又是一通唇枪舌战。


张新杰给出了另一个建议:“要是名人名事不熟悉,就写身边人。父母,爷爷奶奶,老师,朋友……以前我们班的语文课代表每次都写她妈给她泡奶茶,虽然看的我们批卷老师很腻,但是文笔纯熟,每次一样可以拿高分。”


拿身边人举例子算是初中生最常见的写作方式了,叶小修当然也这么干过。“我知道,但是我和我爸我妈见面的次数不怎么多,每次也只能拿我弟开刀了。”


这下子可打开了大家的话题。李轩说他也写过弟弟。不过他根本没有弟弟,都是为了写作文瞎编的。


肖时钦说我也编过,但是都是编事不编人。他说他当年写过好几遍看见他妈在冬天用冷水给他洗衣服,不过事实上他家热水器供热一直很给力,而且他妈一直都是用的洗衣机。


张佳乐说他当年只在作文里写自己,什么迷途知返浪子回头金不换之类的,每次都是因为一个契机幡然醒悟然后一口气从吊车尾冲刺到班级前几名,这样的题材他们班老师百看不厌。


唐昊“呵呵”一声,问你确定么我还以为你当年的成绩一定很稳定地排在第二名。


张佳乐说唐昊你别跑我们进竞技场谈谈人生。


讨论到最后都脱离话题了,这致使一向惜字如金的周泽楷不得不亲自上阵,一脸认真地把叶小修拉到一边单独教育道:“写人物,挑优点写。”


苏沐橙:“对呀,你可以写你弟弟的优秀之处,最后再加上什么‘我要向他学习’之类的。你觉得你弟弟最大的优点是什么?”


叶小修不假思索:“长得特帅。”


众人:“……”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也是无言地看了叶小修好几秒。“……不算。还有呢?”


叶小修:“我特羡慕他有个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方锐颠颠地跑了过来,把叶小修刚才用来列公式的草稿纸重新铺好在他的面前,诚恳地说道:“你还是接着讲你的阻力公式吧。”


 


——第15天——


唐昊看见叶修居然还在优哉游哉地翻看着漫画,心里急的都快掀桌了:“你不是还有一周就要中考了么!怎么还在看漫画!”


“快中考了为什么就不能看漫画了?”叶小修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你说呢?!”唐昊气冲冲地看着他。“中考那么重要的考试,你还不赶紧看书复习,考砸了怎么办!”


叶小修漫不经心地翻过了一页漫画。“不过就是场考试,考好考坏又怎么了。”


唐昊一愣。他好像是这下才突然意识到,叶修其实是个电竞选手来着。本来这圈子里的大家基本上也只在高一读过几天书,还有很多人一中考完就进了训练营。虽然也有像是安文逸罗辑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但是类似卢瀚文那样初中都没读完就出来打游戏的倒也不止他一个。


这么想来其实中考真的不是个事。至少对叶修来说肯定不是个事。唐昊这是和叶小修朝夕相处了半个月,真心把他当做自己家的孩子来对待,一涉及到这个人的事情就忍不住开始操心,完全忽略了叶修的未来,其实早已成定局了。


 


“反正成绩对他又不重要。”晚上楚云秀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挺不以为然地说道。“说不定他就是中考落榜,不想读书了,才去打游戏的呢?”


张新杰皱了皱眉,并不认同这种可能性。“我觉得不会。”


而方锐直接表示这种可能性根本不存在。“肯定不会,要知道叶小修当初进二中的时候可是他爸直接给他的录取通知书。我觉得以他的家庭背景,只要他想上高中,就没有他上不了的高中。楚云秀有一半说对了,成绩对他还真不重要。”


孙翔:“所以说叶修他到底上过高中没有?”


这个倒还真不知道。大家顿时把视线都投到了苏沐橙的身上,苏沐橙闻言抬起头,很严肃地回答道:“你猜。”


“猜什么猜啊!”众人顿时头冒黑线。


“叶小修从小就接受精英式教育,四岁开始练琴学英语,小学的读的是贵族式学校,初中又进的重点中学。从他上次分析浮力和阻力时候的样子来看,他至少物理学的很好。而我相信在这样的成长经历下,叶小修的成绩不会太差。”喻文州分析道。


在座的几位脑子转的都很快,虽然有几个人情商很成问题,但是智商至少都妥妥的高于平均值。心思细腻的也不止喻文州一个,黄少天顺着他家队长的思绪继续推理了下去:“我看叶小修一副对中考毫不上心的样子,这说明他要么对高中毫不在意,甚至不想去上高中,要么就是对自己中考这件事情十拿九稳,觉得完全用不着去担心。但是就像队长所说的,叶修从四岁起就开始接受精英式教育,我觉得这样的家庭肯定不会放任叶修辍学,所以不管叶修成绩好还是差,想不想上高中,他最后肯定都去上过高中。至于为什么中途跑去打荣耀了,这件事等我们见到三天之后的叶小修再来分析。喂喂苏妹子你说我分析的对不对?”


苏沐橙笑而不语。


这时候楚云秀突然“诶”了一声,立马接过了肖时钦的笔记本电脑开始查起什么东西。


“秀秀怎么了?”苏沐橙问道。


“我突然想起叶小修中考是14年前的事情了,可以在网上查到当年的考试题目诶。”楚云秀说着。“啊,找到了。”


“哦对啊我怎么都忽略了!快拿给叶小修看去!”方锐连忙作势要去拿电脑。


屋子里面有几个人不禁皱起了眉毛。这种漏题——说白了就是作弊行为,自然是触碰到了他们的原则。先不说张新杰、周泽楷这一类骨子里正直得不得了的人,孙翔和唐昊都露出不赞同的表情。这两个年轻人正是心高气傲的年纪,向来看不得那些投机倒把的行为,也自然不愿意让自家孩子去钻这个空子。


肖时钦头脑作为个头脑清醒的拦住了方锐:“等等别去了,又没什么用。等叶小修回去之后又不会记得。”


“……哦,忘了。”


“what the——”还坐在电脑前的楚云秀突然忍不住爆粗口。她一只手把大家都召唤了过来,另一只手对着眼前的屏幕指到:“我靠,老娘没看错吧,这个人是叶小修没错吧?”


众人围了过去。楚云秀所说的这个网页上没有叶小修的照片,只有寥寥几句个人信息。大家核对了一下生日姓名性别和学校,觉得这就是叶小修本人没错。接着大家把目光往下移了几行,只见下面写道:


分数:568。20XX年B市东城区中考状元。


这个世界太玄幻了。


一群人顿时风中凌乱了。


 


“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苏沐橙给叶小修掖了掖被角。“晚安。”


“嗯,明年见。”叶小修闭着眼睛说道。


苏沐橙这次摇了摇头,说道:“两个月后见。”


叶小修有些不解,忍不住睁开眼看向床边的苏沐橙。


苏沐橙安静地望着叶修,并没有回答他的疑问。顷刻后,她微微一笑:“睡吧……两个月后,替我向15岁的哥哥问好。”


——TBC——


*摘自2012年零分高考作文:《我不相信傻鸟的道理》

评论
热度 ( 1933 )
  1. 墨城少爷曼珠沙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