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全职迷,最爱all叶,其他cp都吃,是不挑食的好孩子(?呦

© 伞下修息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联盟禁止国家队擅自宠爱叶领队

一川烟草:

有病


 


正文


 


继上次韩文清慰问国家队,并报告一切进展顺利,叶领队尽职尽责,国家队全力备战后,冯主席想到那个总是把他气到拿药的叶修,怎么也放不下心来,最终决定亲自出马,远赴苏黎世,非要亲眼看看才肯放心。


 


为了不让众人有所准备,冯主席没有通知任何人,准备来次突然袭击。


 


冯主席在翻译的带领下来到国家队入住的酒店。被告知14名队员住在7层后,冯主席只身上了电梯,抵达队员们入住的楼层。现在是早晨七点整,走廊里静悄悄的,冯主席的皮鞋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14个房间房门紧闭。冯主席想着国家队现在应该还没起,就准备到走廊尽头的沙发处坐一小会儿。


 


走到半路,其中两扇房门同时打开,吓了冯主席一跳。张新杰和喻文州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冯主席站在门外面上露出错愕的表情,随即二人凑到他身边打招呼。


 


“冯主席来啦。”喻文州与冯主席握手,笑眯眯的,很亲近。张新杰推推眼镜,也同冯主席握了手。


 


“主席先到那边坐一会儿,七点四十队员们就起床了。”张新杰看看表,对冯主席说道。


 


冯主席点头应了。张新杰和喻文州对视一眼,两人同时伸手。冯主席这时候转过身来,见二人一脸严肃还以为要做什么大事,等他的视线往下一瞄。


 


张新杰伸出拳头,喻文州伸出手掌。


 


竟然是在玩石头剪刀布???


 


张新杰抿抿唇,有些遗憾地说:“我输了。下次我们应该换一种比赛方式。”


 


喻文州笑道:“那就下次再说吧。这次还是我赢了。”


 


张新杰点头:“那我去晨跑,你来叫领队起床。”


 


喻文州心情很好地走到领队房间敲门。冯主席悄悄跟在他身后,不为别的,就是好奇怎么叫领队起床是如此艰巨的一个任务吗?还要一决胜负?


 


喻文州漫不经心地敲两下,料定不会有人开。他从口袋里掏出门卡,熟门熟路地打开门走进去,房门虚虚地被掩上了,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但是声音可以传出来。


 


冯主席站在门口竖起耳朵,里面传来两道声音。一道温柔得能滴出水来,应该是喻文州,另一道含含糊糊带着鼻音,不太清醒的样子,那就是还没睡醒的叶修了。冯主席看了眼手表,7点10分,距离统一起床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有些纳闷喻文州干嘛要这么早来叫叶修。


 


“叶修,起床吧。”喻文州半蹲着扶在床边,伸手摸摸叶修睡得红扑扑的脸。


 


叶修把脸往被子里缩了缩,皱皱眉头,没理人。


 


喻文州也不急,继续揉揉他的耳朵:“起床吧,嗯?”


 


“不,我……”叶修这半句话都没说完就又昏睡过去了。


 


“乖点儿,起床好不好?”喻文州还跟人商量着来。


 


“嗯……”叶修这声儿百转千回,拐了好几个弯表示自己不想起床的意愿。喻文州笑了,捏捏他下巴上的小肉,撩拨个不停。最后叶修不胜其烦在被子里伸胳膊蹬腿儿,折腾两下发泄了起床气,迷糊着睁开眼睛。


 


“文州?”叶修坐起身来揉眼睛。


 


喻文州把他大力揉搓眼睛的手拿下来,给领队递衣服拿拖鞋,顺便揉了揉叶修睡乱的头发。叶修费力地把头从T恤领口挤出来,期间喻文州还搭了把手。


 


站在门外的冯主席总算知道喻文州为什么要来叫这么早了,他这轻轻柔柔,腻腻歪歪的叫法,花上半个小时把人叫起来都算少的。冯主席整个人都快挤进门缝里了,这时候背后突然有人叫他一声。


 


“主席?”是肖时钦的声音。


 


冯主席肩膀僵硬了一下,干咳一声,淡定地回身,身后国家队的队员们已经到位,就等领队出来了。叶修打着哈欠走出门,喻文州跟在他后面,扫视一圈问道:“方锐还没起?”


 


没人应,那就是没起了。


 


“少天,去把他叫起来。”


 


黄少天嘟嘟囔囔地说为什么每次都是我,为什么不让他叫叶修起床。冯主席也有此困惑。喻文州解释道最后一个起床由黄少天去催,第一个起床的可以叫领队起床,如果人数多就用石头剪子布来决定。


 


那边隔着老远就能听见黄少天的大嗓门,以及一连串的起床起床快点起床,不起床我就拿脚踹了啊!方锐惨叫了一声说黄少天你给我滚出去!方锐的房间里传来叮叮咣咣的响声,一阵鸡飞狗跳,无精打采的方锐跟着神采奕奕的黄少天走出来。


 


冯主席咽了口唾沫,终于领会了喻文州给他讲的那条不成文的规定的意图是什么。不得不说这个方法很有效。但是对比同样会赖床的叶修……这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吧。


 


喻文州带着冯主席到餐厅吃早餐。期间叶修的神色怏怏,筷子有一下没一下挑着盘子里的土豆丝,连最喜欢的酸奶也没喝几口。李轩凑上去关心地问领队怎么了,叶修挤着番茄酱在盘子里画了个愤怒的小表情,漫不经心地说想老韩。


 


这话一出口可不得了,众人手里的叉子勺子噼里啪啦掉了好几只。


 


“买的泡面……”叶修大喘气,补上后半句。


 


叉子勺子重新被捡起来。坐在叶修身边的喻文州把稍远处的鸡蛋饼拿过来,换下了叶修面前涂满番茄酱惨不忍睹的盘子,安抚道:“等回国,我请前辈吃粤菜。你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


 


黄少天在旁边应和着:“是啊是啊,我跟你说老叶包管你尝了之后不后悔!这样吧,我给你报个菜名儿,有叉烧包虾饺小笼包……”


 


方锐随手抓起个胡萝卜包子塞进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嘴里以示报复,凑到叶修身边说:“老叶,跟我回h市,带你回忆一下杭州菜的味道。话说你在h市那么多年也没怎么去饭店吧?”


 


王杰希也动了:“叶修,反正你都是要回b市的,和我一起比较方便。”


 


冯主席捏着筷子,目瞪口呆地看众人你来我往抢着要把叶修拉到自己的地盘请吃饭。怎么退役了的叶修变得如此抢手了吗?


 


叶修想到国内的各种美食,心情好了些,在鸡蛋饼上挤好沙拉酱卷吧卷吧送进嘴里。


 


上午国家队要训练。冯主席跟在叶修身后进入训练室。一进门国家队队员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机掏卡。苏沐橙瞥见叶修的身影,钻进茶水间给叶修冲了杯咖啡。在她要端给叶修的时候周泽楷拦了一下,用小勺子在咖啡里填了三块方糖,淡淡地笑着解释:“叶修喝不了苦的。”苏沐橙一拍脑门表示自己刚才疏忽了。她笑眯眯地道了谢,把杯子塞到叶修怀里,飞速地回到自己座位上戴耳麦。


 


叶修抿了一小口,甜度适宜,他眯眯眼睛,转头发现还有个被忽略了半天的冯主席。


 


“呃……老冯你要喝吗?”叶修举了举杯子。冯主席点头。叶修放下杯子抬脚往茶水间走。离得最近的孙翔按住叶修说你别动了。他不怎么熟练地冲了杯咖啡递给冯主席。冯主席尝了一口险些全吐出来。


 


这小子一点糖都没加,苦死他了!


 


而且叶修手中拿的明显是价格不菲的咖啡杯,上面印着苏黎世全景。冯主席看看自己手里可怜的小纸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好歹叶修把唯一一把空余的椅子让给了他,自己去看队员们训练。队员们时不时摸个小手搂个腰什么的,冯主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这是大家对领队爱戴的表现了。


 


下午叶修给众人开了个会,讨论一下战术,冯主席参会了,毕竟是讨论正经事儿,众人也没折腾出什么幺蛾子。


 


等到晚上自由活动的时间就不一样了。为了让劳累了一天的大家放松一下,最开始定下的娱乐活动是玩扑克牌,但是众人来自五湖四海,十几个人出了七八种打法,谁也说服不了谁。这一项放弃。后来说完真心话大冒险,玩了几晚就厌倦了。因为从叶修那里根本套不来什么有用的话。


 


最终,竟然是楚云秀的提议获得了大多数人的支持。


 


看偶像剧。


 


如此健康和乐不会产生冲突矛盾的娱乐方式。


 


楚云秀还拍着胸脯保证她带来的偶像剧足够大家看一整个赛季的。


 


男队员们对看垃圾偶像剧并不感兴趣,但是有叶领队在啊!为了不产生流冲突矛盾,众人依旧在领队不知情的情况下用石头剪子布决定了每晚坐在领队身边的人是谁。这一晚是孙翔和唐昊,叶修坐在两个180+中间,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凹”字。他鼓了鼓脸,抱着抱枕不说话,专心看偶像剧。怪不得楚云秀说一个赛季都看不完。她这次带来的是几年前流行的那种一拍几百集的连续剧,剧情进展得奇慢,看着看着叶修就睡着了。他身子一歪,倒在孙翔的肩膀上。


 


队员们碍于领队睡着了不能吵着他,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用最凶恶的眼神瞪着孙翔。孙翔这孩子神经粗,全身心都放在叶修身上。他屏住呼吸,悄悄挪了挪身体,让叶修正好躺在他的肩窝里。


 


冯主席见到如此有伤风化的一幕干咳了一声,叶修睡得浅,一下子就被吵醒了。他揉揉眼睛问几点了。这下子可好,所有放在孙翔身上的目光全部集火到冯主席这边。冯主席一激灵,看过去的时候众人又是该喝水的喝水,该磕瓜子的嗑瓜子。不过方锐和黄少天你俩抢苏沐橙的瓜子磕是怎么回事?!桌上的瓜子瞬间被捞走,苏沐橙一脸懵地坐在原位。


 


冯主席沉吟片刻,最终决定把国家队不要擅自宠爱领队这条加入队员守则里。他要找叶修商量一下。推开叶修虚掩的房门时他正和人视频。叶修换了睡衣趴在床上对着笔记本屏幕乐。冯主席敲敲门,叶修坐起身,也不好好系上,左肩膀露出一大块。


 


叶修让冯主席先坐,他马上完事儿。冯主席悄悄地看了眼屏幕那边是谁。满眼的红与黑,再加上霸图队长不怒自威的脸。


 


叶修没插耳机,他这边说一句老韩拜拜~那边韩文清还要抢着最后一点时间跟他嘱咐。


 


“别老去欺负别人,也别让人欺负了。谁惹了你要跟我说。”


 


“泡面先别想了,回国我到b市机场接你,你总嚷嚷着吃大餐,这回带你去。”


 


“新杰是为了你的身体好。别总跟他顶嘴,听他的话。”


 


韩文清嘱咐完,叶修嘟囔了一句张新杰又告我的状,转眼又是大笑脸,和韩文清挥挥手又说了遍拜拜,这才想起来晾了冯主席好半天了。


 


冯主席严肃地看着叶修,认真思索,要不要把刚刚想到的那条队员守则修改一下。


 


严禁国家队队员及身在国内的霸图队长擅自宠爱叶领队。


 


——完

评论
热度 ( 57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