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全职迷,最爱all叶,其他cp都吃,是不挑食的好孩子(?呦

© 伞下修息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关于显而易见他就是个Alpha的事

帽子:

悠悠堇:



       悠悠堇这个人穷得只剩删过的文了,高兴起来日更一百篇不是梦。




 




        ***




 




        楚云秀嘴里的薯片都忘了嚼,差点没形象地翻了个白眼:“这都这星期的第几个了?” 




        “这你要问他?”苏沐橙捏着颗瓜子指了指角落那边显得非常无辜的叶修。




        叶修举起双手,澄清道:“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我发誓。”




        “你什么都没做人家Omega怎么就发情了,自high啊?”楚云秀斜看他。




        发情的是休息室在他们隔壁的意大利队的一名Omega,刚才在走廊上和叶修多说了几句话,然后就不知为何发情了。




        Omega全身散发着异常甜美的果味信息素,附近的Alpha和Omega都跟避难似地逃离了这里,Beta楚云秀和苏沐橙还算安然无恙,而Alpha叶修也好像屁事儿没有。




        “是的,在A楼,请快点过来。谢谢。”喻文州正在打电话给医务人员,挂下后,回头看叶修,保持微笑,“前辈,这次有点过分了哦。”




        “过分?”叶修点烟,“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就说了几句话而已。”




        “叶修前辈明明知道自己对Omega的吸引力有多大,还要和他们说话,太不乖了。”喻文州走过来捏了捏叶修的鼻尖,被叶修喷了一脸二手烟。




        “区区一个Beta还跟我如此放肆,沐橙,你说该怎么办?”




        苏沐橙嗑瓜子:“你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你现在因为被Beta调戏了而感觉丢脸。”




        “有什么丢脸的。”喻文州接过话,平视叶修,“又不是没被我摸过……”




        “好了,别说了,再说揍你。”叶修一手捂住喻文州的嘴,为他接下来要说出口的那个部位进行消音。




        喻文州轻笑,拨开叶修没用什么力道的手,伏在他耳边说:“怎么了,不就是摸了屁股吗?”




        叶修瞪他一眼,要不是信息素对这Beta没用,他早就射他一身信息素让他跪服。




        “秀秀,你抓疼我了。”苏沐橙拍了拍看起来很平静但是紧紧抓着她手臂的楚云秀。




        “啊,抱歉。”楚云秀赶紧松开手,只是她觉得看叶修被喻文州调戏,真的很好看啊,跟看戏似的。




        看着医护抬走了隔壁躺着的Omega,各国家队的Alpha和Omega才陆陆续续地往回走,尤其是中国队的那几个,脚下飞快,恨不得立刻回到休息室,把叶修抓来打屁股。




        “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就发情了。”叶修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指责,被围在小角落里,阴影笼罩,但还是非常坚持自己的观点,“他就是突然发情了。”




        “哦?有多突然?”方锐冷笑。




        “就是你走在路上‘突然’有一个三岁小孩跑出来喊你爸爸然而所有人都知道你活了二十几年仍然是个处男的那种突然。”叶修看着方锐。




        “哈哈哈猥琐方你还是个处男啊?你对得起你的猥琐吗?”黄少天笑得差点倒下去,以此来掩饰其实他也是个处男的事实。




        “我们还是先把这个闯祸的傻逼打一顿吧。”方锐冷静地撩起袖子,就好像完全不是因为叶修说他处男而想要公报私仇一样。




        “其实,我只是对信息素很不敏感而已,这不能怪我,我生下来就这样。”叶修说。




        “这就是你乱放信息素的理由?”肖时钦问。




        “我没放。”叶修反驳。




        “没放个鬼,”黄少天插进来一脚,“我现在就闻到了你的味道。”




        叶修吸了吸鼻子,狐疑地看他:“我怎么没闻到?”




        围着他的人一脸复杂的表情,苏沐橙这时候才和楚云秀看够了戏,出来打圆场:“叶修一直都这样,闻不太到别人的信息素,也闻不到自己的信息素,到现在连发情期都没有来过一次。”




        这么一说,周围人的眼神立刻变成了幸灾乐祸,还刻意装出了同情和悲悯的样子。




        “原来你是那里有问题啊。”方锐拍拍他的肩,“处男其实也挺好的,真的。”




        叶修面无表情:“沐橙,以后不要说多余的话。”




        苏沐橙笑嘻嘻的:“我是在帮你说话啊。”




        于是从那天之后,国家队的那几个就尤其喜欢拿他活了二十好几却没有过发情期做文章。




        连日常问好都变成了“今天你发情了吗?”。




        这不,刚进训练室的黄少天就超大声地对着叶修喊了一遍。




        “领队,冷静!”正在和叶修对练的李轩感到叶修的攻击频率与刚才完全不同,不由哀嚎了起来。




        他是无辜的啊!




        “就是说,干嘛拿李轩出气。”方锐从电脑旁边探头,“我正好有一个做中医的亲戚,你要去看看吗,给你打五折哦。”




        “你过来,我现在就把你打骨折。”叶修挑眉看着他笑。




        “还是不要了。”方锐讪笑着把头又收了回去。




        中午吃饭的时候,叶修破天荒和唐昊还有孙翔两人挤在一桌,两个年轻的Alpha表情极其神似地盯着他看了三秒,才低头继续吃饭。




        还是这俩孩子老实又听话,从不会对叶修没有发情期的事进行嘲笑。




        然而理由却是前几天晚上,这俩人进行了一场有深度的哲学谈话——




        “你觉得叶修发情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原本在和唐昊一起看别国对战录像的孙翔忽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啊?发情的样子?”唐昊被这个突然的问题问得有点懵,想了好一会儿回道,“还能是什么样子,就是那种千篇一律的样子吧。”




        “千篇一律的样子是什么样子?”




        “就是那种眼睛湿湿的,好像要哭出来,下面也湿湿的,脸红红的,嘴巴张开来,口水流出来……”唐昊随口说道,然后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不由自主地把这一套路套到了叶修的身上之后,发现那感觉似乎不是千篇一律了,而是非常新鲜,非常美味,非常……




        孙翔沉默了一会儿:“你是不是忘了叶修是Alpha?”




        “……”唐昊也沉默了。




        对哦,刚才形容的好像是千篇一律的Omega发情症状。




        “所以他发情的时候应该是额角流汗,眼角变红,咬住嘴唇,压抑身体里的原始冲动,眼神充满兽性……”




        卧槽。




        孙翔和唐昊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非但没萎,而且有硬的趋向。




        那样的叶修,似乎也很……好吃的样子。




        然后他们去厕所里干呕了起来。




        因为他们不经意间散发出的信息素让双方闻了都很不舒服,没有Alpha会喜欢闻同性的信息素。




        从那天晚上开始,他们基本上都不敢看叶修了。




        也不跟别人一起起哄关于叶修的发情期的问题。




        因为一提起发情期,就忍不住要开始想象。




        作为Alpha对另一个Alpha起欲望这种事……真的很微妙啊。




        不过这究其原因可能还是叶修的锅,因为这人的信息素,虽然他本人闻不太到,但是味道相当特别。




        特别在,就连同性的Alpha闻到都会觉得很好闻的程度。




        不是那种一闻就会起欲念的味道,是单纯的干净舒服,不像其他Alpha一闻到彼此的味道就想吐。




        Omega的味道里含有太多原始本能的味道,叶修的味道则更让人发自内心地喜欢。




        就像一个是春药,一个是沉香。




        黄少天见缝插针地坐到叶修这一桌,正好把四人位坐满,然后不管埋头苦吃耳朵发红的那两位,开始肆意尽兴地嘲笑起叶修,那感觉非常舒爽,简直飘飘欲仙。




        毕竟槽得叶修根本无法还口的机会可是非常难得的。




        黄少天正说得情感激昂,叶修忽然朝他伸出了手,捏住他的下巴,把他的脸转过来,在他被看得以为叶修打算要抽自己并正准备反抗的时候,叶修凑过来,伸出舌头,把他嘴边的饭粒舔掉了。




        叮。远一点的地方有筷子掉到地上的声音。




        “吃饭的时候别那么多话,嗯?”叶修朝黄少天笑。




        黄少天的脸上热气翻涌,机械性地点头。




        “很好。”叶修满意地放开他,继续吃饭。




        楚云秀连掉在地上的筷子都忘了拿,拍拍她身边的苏沐橙:“是我的眼睛出了什么差错吗,我刚才好像看到叶修舔掉了黄少天嘴角的饭。”




        “我也看到了。”苏沐橙点点头,“大家似乎都看到了。”




        不然空气里怎么会沸腾着一种不太友好的火花,原本有点嘈杂的餐厅都安静了下来。




        “大庭广众搞同性恋。”楚云秀吃了口肉,“勇气可嘉。”




        这个时候黄少天好像才刚反应过来叶修做了什么,捂着脸一脸被非礼的表情看着他,脸红得一逼:“你!”




        “我什么我。”叶修的眼皮微微下垂,由下至上地看了眼黄少天,笑容平静,“我可是Alpha.”




        所以原本想调戏Alpha的黄少天被反过来调戏了。




        黄少天哑口无言,看上去在捶胸顿足,然后心里暗爽。




        这老叶的舌头妈的又软又嫩。




        就算接下来要承受那些人的针对性似乎也没什么不满了。




 




        “说实话我以前一直觉得你是个Omega.”叶修房间的Wifi信号不好,经常到隔壁张佳乐的房里蹭信号,这天随口说了这么一句话,张佳乐听了可不乐意了。




        “我怎么就像Omega了?”




        “我说的是感觉,你那么激动干嘛?”叶修瘫在他的床上,眼皮都没掀一下。




        “我哪里有Omega的感觉了?”张佳乐戳戳他。




        “哪里都有。”叶修伸脚踹踹他,“挡着光了,起开。”




        “不要。”张佳乐整个人罩在他的上方,“你先给我说清楚,我哪里像Omega了。”




        叶修啧了下嘴,把放在腿上的笔记本放到一边,一手揽住张佳乐的脖子把他往下拉,右腿卡进他的双腿之间。




        张佳乐一脸“你想干嘛”的表情,叶修笑着说:“以前你看到我的时候老是容易脸红,还老是躲着我,我就以为你是个暗恋我的Omega.”




        “你放屁。”现在张佳乐的脸红没红在昏黄暧昧的酒店灯光下并看不真切,“那是因为你在比赛的时候太贱了,我懒得理你。”




        “真的?”叶修微笑的时候有双勾人的笑眼,“可是张佳乐……”




        叶修曲起膝盖碰了碰那个地方——




        “你硬了。”




        轰——




        张佳乐的身体僵住了,脑海里的火山似乎爆发了。




        然后叶修就被赶了出去。




        叶修看着面前紧闭的门扉,摇摇头往回走:“张佳乐的脾气怎么越来越差了。”




 




        “文州,要不我们拉扯着过日子吧。”训练期间的休息时间,叶修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




        声音不算轻,训练室里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靠,你突然发什么疯?”黄少天慌得不行,连张新杰都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你懂什么。”叶修嘴里无味,想点根烟,却又忍住了,“我家老头从我回家那天开始就催我结婚,现在还每天在微信上给我发些Omega的照片。”




        “那你也不能饥不择食地选择喻文州啊。”方锐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顺便以一种警告的眼神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就好像心思完全没被叶修这突然的直球给打搅一般,还是保持着温润得体的微笑:“为什么是我?”




        “啊……”叶修想了想,“应该是因为只有你一个人是Beta吧,身边又没有Omega,带个Beta回去也比带Alpha回去要好。你这个人虽然比赛的时候挺招人烦的,但是平时还是很好相处的一个人。”




        楚云秀心里吐槽:哪有你招人烦啊?




        “Beta的话,不是还有楚云秀吗。”黄少天嘟囔。




        楚云秀刚吐槽完就被提到,有点转不过来,不过不是她说,她完全不想介入这群人的情感世界,太迂回曲折了。




        楚云秀咳嗽一声,刚准备开口跟叶修划清界限,就听到叶修呵了一声,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扫视了她一眼:“她?”




        ……靠。




        这种虽然对这货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但是还是莫名贼不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我也完全不care你的好吗!




        “你是认真的吗?”张新杰坐得离叶修很近,这个时候凑得更近了些,说话间的气息都呼到叶修的脸上。




        “嗯?”叶修原本蔫了吧唧地趴在桌上,见张新杰凑过来跟他说话就用胳膊肘把自己撑起来一些,凑得离张新杰更近了些,问他,“怎么,你不开心啊?”




        “是不太开心。”张新杰波澜不惊。




        “你也喜欢文州?”叶修笑着问。




        “也这个字用得不对吧。”张新杰指出,“你喜欢喻文州?”




        “快开始训练了张新杰。”叶修和张新杰拉开点距离,一本正经地敲敲桌子,“不要在训练时间谈论感情问题,小心罚你加训哦。”




        “靠,刚才是谁先开始提的啊!”张佳乐朝叶修翻白眼,“还真是小看了你不要脸的程度。”




        不过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看来之前都只是叶修的玩笑话。




        靠,以后不要没事开这种吓死人的玩笑啊!




        都要被吓出病来了。




 




        隔天小组赛开始之前,叶修在庭院里偷偷摸摸地抽了根烟,恰巧撞见意大利队的那个小Omega。那是一个标准的Omega,肤白纤瘦,一双蓝眼睛玻璃珠子似地在阳光下发光。




        叶修用他不太丰富的英文储备跟他打了个招呼。




        “那天不好意思。”




        “没关系。”Omega的小脸红扑扑的,赧然地看着面前的东方Alpha.




        他的身上散发着好闻的味道,不像前几天那么强烈,跟一般的强势Alpha有点不一样,他的气息很淡,长得也不张扬,身高在西方人眼里也不算出挑。




        但是却非常吸引人。




        信息素也好,或者是此刻他脸上浅淡却迷人的笑容,都让这个年轻的Omega春心萌动。




        来自浪漫的意大利,Omega很相信一见钟情。




        七月,苏黎世的天气不算热,有时候还会有点凉,这时候吹来的风让Omega打了个喷嚏。




        叶修见状脱下外套递给只穿了短袖的Omega,Omega忙不迭接过,半张小脸埋在那满是柔软剂香气和叶修独特气味的外套里,小心翼翼地看着叶修说了声谢谢。




        “老叶你怎么还在这里,就快开始比赛了你还偷懒。”黄少天的声音和气味传了过来,叶修被向后拉进怀中。




        “我正准备回去。”叶修对Omega摆了摆手当作告别,Omega红着脸朝他笑。




        Omega站在原地打算看着叶修的背影完全消失再离开,却忽然对上回过头的黄少天的眼睛。




        那是一种因为领地被觊觎而露出凶性的猛兽的眼神。




        Omega呆在原地,更冷了。




 


评论
热度 ( 3376 )
  1. 伞下修息帽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