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全职迷,最爱all叶,其他cp都吃,是不挑食的好孩子(?呦

© 伞下修息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夏天的叶修是用来抱的

帽子:

悠悠堇:



        七月,盛夏,B市,热死个人。




        在B市基地训练的国家队平常根本不踏出基地,日常用品之类的需求自然有人帮忙购置,三餐也可以在基地的食堂解决,到处都是冷气,阴凉舒爽。




        然而这天,训练室里的冷气坏了。




        众人的反应就好像是世界末日要来了一般。




        修冷气的工人要下午才能到,而上午的训练已经要开始了,众人不禁露出了视死如归的表情。




        叶修把紧闭的窗门打开:“通通风吧,不然闷在里面得中暑。”




        其他人有气无力地开机插卡。




        虽然热是热,但是职业选手都还算有职业精神,训练起来也仍是兢兢业业,没有任何松懈。




        只是越认真越热,几个尤其挨不住热的已经开始发汗。




        工作人员紧急送来的电风扇也没能发挥出什么效用,反而吹出来的都是热风,越吹越让人烦躁。




        在这样的燥热中,只能把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训练上来忽视热意。




        俗话说,心静自然凉。




        事实证明,全他妈是放屁。




        好不容易到了休息时间,选手们结伴往外走,去自贩机买点冰饮料。




        叶修不动如钟,坐在最前面的老板椅里翻阅着资料。




        “老叶,要帮你带吗,可乐还是橙汁?”张佳乐临出门对叶修喊了句。




        “绿茶。”叶修抬头朝他笑了一下,“想不到你还挺有良心。”




        张佳乐哼了一声就出去了,走廊上都远比室内凉爽。




        “这天太他妈作孽了,没冷气能活?”




        黄少天一口气干了半瓶乌龙茶,这才觉得活过来了一点。




        “不过叶修看上去倒是挺淡定的。”楚云秀吸着盒装果汁,“脸不红心不跳的,也没见出汗,好像已经修炼成精了一样。”




        “他肯定又在装。”黄少天嗤之以鼻,“说不定已经热到欲火焚身了。”




        “现在这天气肯定越热越萎好吗。”楚云秀翻个白眼,“这么热了你还能想到那块儿去,我服你。”




        “哈哈,过奖过奖。”




        “……又没在夸你。”




        他们一边闲聊一边缓慢地朝受刑室一般的训练室走去,刚走到门口,前面的几个人就愣住了。




        “干嘛挡在门口呢,难道已经被热傻了?”




        后面的人不明所以。




        “你们,在干嘛?”




        王杰希的声音很平静,虽然他的心里不太平静。




        这个时候后面的几个人也望到了里面的场景,世界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叶修还是那个叶修,还是那么不动如钟地坐在老板椅上,只不过身下垫了个方锐。




        叶修坐在方锐身上,方锐的手从叶修的衣下摆伸了进去,脸埋在叶修的颈窝。




        这个场面非常惊人,完全是个大场面。事后楚云秀如此回忆道。




        不过当下,最危险的是方锐本人,如果眼神中的杀意能够实体化,那很不幸的是方锐大概已经进入六道轮回若干次了。




        “啊,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不过方锐一点都不慌张,从叶修颈窝侧过脸,看上去很淡然。




        “办公室恋情是严禁的。”黄少天非常严肃,“无论什么职业,跟同事谈恋爱都会降低工作效率,方锐你还年轻,现在回头是岸还来得及。”




        “没想到你们竟然是这种关系。”张佳乐看上去不太好,




        “老叶你隐瞒得挺深的啊。”




        方锐笑嘻嘻的也不辩解,反而乐享其成,巴不得他们再多说点。




        还是叶修听不下去了:“你们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王杰希眼皮一跳:“那你和方锐到底是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叶修非常冷酷。




        方锐表示委屈。




        后来经过方锐添油加醋的说明,众人才了解了事件的始末。




        “那天,也是一个炎热的上午,我们兴欣的空调,就那么没有征兆地报废了……”方锐刚起了个范儿,就被群起攻之。




        “说重点。”




        “谁要听你的回忆啊,直接解释你们为什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做出淫猥之事,不过就算解释了,你们也不会被原谅。”




        “还有,把你的手松开。”




        直到现在还抱着叶修的方锐遭到了群嘲。




        “真是,我说一句话,你们要说那么多句,这让我怎么继续说下去啊?”




        方锐表示头疼。




        “你是想直接招,还是屈打成招?”黄少天捏了捏拳头发出咔咔的声响,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诶不是,我跟老叶在这边干嘛关你们什么事啊?”方锐真诚道,“这事儿跟你们有关吗?”




        “我们每一个人都代表了国家队全体的形象不是吗。”喻文州笑得很有深度,官话说起来也不显得虚伪。




        “对啊。上次周泽楷被拍到跟一起代言的女演员出去吃饭,连我都被拖累,那段时间金时被问些关于私生活的问题。”




        孙翔忽然cue到周泽楷,周泽楷一愣,然后很快对叶修说:“只是工作。”




        “啊……哦。”叶修点点头,虽然不知道周泽楷为什么要对他解释。




        见叶修没有误会后周泽楷朝他笑了一下,然后瞟了眼孙翔。




        孙翔的表情丝毫没有心机,他只是非常不刻意地就爆了周泽楷的料,反而显得非常可怕。




        “所以你们到底解不解释啊。”一直在旁边等着的唐昊都已经不耐烦了起来,看着还叠在一起的叶修和方锐,脸很黑,“这么热的天,看着就热死了。”




        方锐得意一笑:“小唐同学,这就是你不懂了,老叶的身体在夏天抱起来最舒服了好吗,冰冰凉凉的,完全不会热,干爽度也很好。你看,不是有那种体质上特别耐热的人吗。”




        张新杰嗯了一声:“这就是你们抱在一起的原因?”




        “对啊。”叶修挣扎了一下,方锐的手臂却异常坚定地盘在他的腰上。




        于是也就放任他了。




        “没有别的多余的原因了?”肖时钦笑道。




        方锐:“也不能说没有……”




        叶修:“没有。”




        方锐:“……”




        “我看看。”黄少天捏住叶修的手臂,手指顺着短袖下摆往里面伸,凉凉的,柔软的触感。




        “黄少天你怎么能像方锐一样猥琐?”张佳乐简直没眼看,然后把手指探进了叶修的另一边袖子里。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叶修陷入了沉思,难道是什么新的整人游戏吗。




        周泽楷蹲在他面前,忽然掀开了他的衣下摆,然后捏了把他的肚子。




        “……小周,你的表情怎么那么失望。”




        “以为会很软。”




        “……”




        又不是中年男人的啤酒肚,能软到哪里去。




        面对叶修的沉默,周泽楷笑了一下,笑的弧度很克制,眼角一小抹红晕:




        “不过这样也不错。”




        “……”哪样啊……




        楚云秀冷漠地看着这群人,然后转身朝门外走:“我还是出门冷静一下,沐橙一起吗。”




        “好啊~”





 




 




        “你的肉太松了。”孙翔评价道。




        “啧,你这孩子会不会说话啊。”黄少天教育道,“这叫软,不叫松,懂?”




        “切。”孙翔别扭地别过头去。




        “夏天抱在怀里睡觉的话会很舒服。”喻文州的手指若有似无地抚过叶修的后颈,那里也柔软微凉。




        “那你直接抱着冰箱会更舒服。”叶修回道。




 




 




        半个小时后。




        “……你们摸够了没?”




        叶修面无表情。




        “真的怎么摸都不会热诶。”黄少天奇道,“老叶你是不是性冷淡啊?”




        “黄少天你是不是找死啊?”叶修和善地笑道。




        “那个……”




        门口传来一个虚弱的低音,朝那边看去,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正一脸尴尬:“冷气还要修吗?”




 




 




        有那么一瞬间,大家产生了还是不要修了的念头。




 




 




        - end -




 




        说实话,有时候觉得我这么可爱的人居然会有人不喜欢我,真是不可思议。




        但是看了眼自己最近写的东西……(缄默




        我再这么傻下去,你们是不是要不爱我了




评论
热度 ( 3912 )
  1. 伞下修息帽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