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全职迷,最爱all叶,其他cp都吃,是不挑食的好孩子(?呦

© 伞下修息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关于无论如何他都是个Beta的事

帽子:

悠悠堇:



        叶修是个Beta,但是对信息素很敏感。




        这使得那些和他关系不错的人最喜欢放信息素逗他玩。




        虽然那些人的后果永远都很惨烈。




        但是他们仍然乐此不疲。




        毕竟没有比逗叶修玩更有趣的事了。方锐这么说道。




        然后他就被叶修拎进小房间打了一顿,在游戏里。




        被打得有点惨,方锐惨兮兮地舔了三秒钟伤口,然后就再次放信息素去逗他玩。




        “有意思吗?”叶修面色潮红地看他。




        “特别有意思。”方锐真诚。




        于是他就又被打了。




        嗷嗷嗷。好惨。




        不过一个方锐而已,叶修这么多年在信息素的海洋里徜徉的漫长经历还是足以应对的。




        最开始几个赛季的时候那才叫一个惨绝人寰。




        当时的战队选手私底下都熟得要死,大部分还是网游里打过好长时间交道的,全明星结束后往往就是大家勾肩搭背地去搓一顿夜宵,那个时候荣耀还没那么火,集体坐在街边大排档撸串基本上都没有人会来要签名。




        但为了叶修那小子,大家煞费苦心地找了个包间。




        要是给人看见了一群全明星里坐了个生面孔,傻子都能猜到他是谁。




        不过坐在包间里后,大家的话题就比较荤了,比盘子里的五花肉还油。




        “昨晚你分享给我的那部片子真不错。”郭明宇和魏琛说道。




        “是吧。”魏琛剥了只虾,“那必须的,最近最火的素人。”




        “哪部啊?回去把磁链发给我。”林杰也来凑个热闹。




        “骑兵还是步兵?”张佳乐问。




        “步兵。”




        于是一桌Alpha相视一笑,掏出手机分享资源。




        叶修嘬着乳酸菌饮料,脸有点红。




        一群Alpha在谈论毛片的时候无意识放出激动的信息素,各种气味把叶修包裹住,像一罐密不透风的浓稠浆果酱。




        林杰见他脸色不对,有点担心地凑过去:“叶秋你怎么了?”




        这句话让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到了叶修的身上,他穿着单薄的T恤,坐在这群正值某种需求旺盛期的Alpha中间莫名显得小,他们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想起这个在赛场上把他们干得溃不成军的家伙其实是个能动性理应远不如他们的beta.




        叶修的表情带了点平日里没有的茫然,冒着醉醺醺的泡泡。




        孙哲平皱眉道:“喝个乳酸菌难道喝醉了?”




        “至于吗?”张佳乐白他一眼,有点忧心忡忡地摸了摸叶修的额头,“该不会病了吧?”




        “现在先别碰我。”叶修的嗓音有点哑,还有种撒娇的意味。




        他原本并没有这个意思,但是听在Alpha的耳中却有点不一样。




        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而奇怪,Alpha们面面相觑,张佳乐干笑:“你们看他果然是病了吧。”




        不然怎么可能用这种柔软可捏的语气跟他们说话,听得他的脸都有点燥红。




        Alpha们纷纷打着哈哈,却无意间因为无意识的心动而散发更猛烈的信息素。




        然后叶修就一头栽倒在了桌子上。




        “……”




        围观Alpha们面面相觑,半天才有魏琛进行发言:“你们说我们是先毁尸灭迹,还是等吴雪峰来了之后被杀人灭口?”




        吴雪峰因为一点私事要处理,要过会儿再来。




        原本想边吃边等,没想到吃到一半,他家小心肝被吃倒了。




        因为吴雪峰有时候叫叶修小队长,其肉麻程度让一众Alpha起鸡皮疙瘩无数,所以有时候戏称叶修是吴雪峰的小心肝,而吴雪峰总是好脾气地照单全收。




        巴不得你们说呢,当他不知道你们是嫉妒还是怎地。




        林杰没理魏琛的胡话,把叶修扶起来,看到那光洁白净的额头被撞红了一片,心疼死了,帮他揉揉再呼呼,看得旁边的人要呕死了。




        韩文清虎着一张脸打电话给吴雪峰。




        后来吴雪峰来了,看叶修那样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跟那几个人解释了下叶修易感的体质,顺便把人往自己怀里抱。




        其他人那叫一个酸,但又因为得知了叶修的弱点生出了些小心思。




        从此叶修每一场比赛基本上都会被这群心怀鬼胎的Alpha放出的信息素给弄得半死不活,然后每次比赛的时候,Alpha们就会被打得更惨。




        身上的血花飘得跟天女散花似的,金成义主席都担心要被以“画面太过血腥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成长”为由给投诉。




 




 




 




        时间到世邀赛,这么多年一直被信息素抚摸全身的叶修早就练就了淡然处之的技能。一边被抚摸,一边JJC打死那些Alpha小年轻。




        虽然身子是软的,但是完全不手软。




        方锐刚被打得欲仙欲死,心下怆然,忍不住放出代表他此刻伤心的信息素去摸叶修。




        然后被打得醉生梦死,差点醒不过来。




        孙翔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闻到满溢这个空间的方锐的信息素的味道。




        差点就吐了。




        没有Alpha会喜欢闻别的Alpha的信息素,更何况是敌人的。




        叶修那边的人都是敌人,就算现在是队友,但还是精神层面上的敌人,没什么好说的。




        而且方锐的信息素还是一种甜到掉牙的味道。




        叶修看到孙翔皱眉捂鼻的样子,一脚踹上方锐的小腿肚:“快把你的点心味收起来。”




        “什么叫点心味。”方锐不满。




        “你的信息素就是各种甜乎乎的点心混在一起的味道你不知道吗。”




        “明明是米其林三星的味道。”




        孙翔懒得听这两人一直没个正经的谈话,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插上帐号卡。




        “这么早就来训练啊。”叶修走过去,方锐也走过去,挂在他身上。




        孙翔总是学不会怎么跟叶修沟通,虽然有时候也挺想和他说话,但是真要开口了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于是就把他归到了讨厌的人里。




        顶讨厌的那种,整个分组里除了他以外就没有别人的那种讨厌。




        “小孙很勤奋啊。”叶修说完后就走了,好像也不需要孙翔理他,但这让孙翔觉得自己的冷漠好像伤到叶修了。




        即使叶修真没这个意思。




        但是年轻的孙翔小朋友的内心总是想太多。




        所以他在晚上跟叶修在小角落偶遇后,就想趁势跟他解释一下自己曲折的内心世界,但是由于语言组织有点困难,憋了半天还只是说了最开始的一句“喂,我有话跟你说”,然后就没有后话了。




        由于焦急和窘迫,孙翔就开始激动,一激动就开始放信息素,一放信息素,叶修原本老神在在的样子就消失不见,立刻就想推开他。




        孙翔见叶修要走就急了,赶紧把双臂撑在墙上在他肩膀两边收紧:“你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我们等会儿再说。”叶修有点趟不住,孙翔身上稳重的橡树香和若有似无的琥珀香形成一股强烈的攻击气息,像潮汐一样汹涌而来。




        “为什么等会儿说?你是不是生气了?你为什么要生气,干嘛那么小心眼,我跟你道歉就是了。”孙翔连珠炮似的一串话飙出来后,信息素的密度更浓烈了,把叶修完全圈在一个密闭的信息素容器里。




        “你先让开,我们隔段距离再说话。”叶修的音调有微微的颤抖,以至于孙翔觉得他整个人都在发抖。孙翔这才觉得叶修有点不对劲,凑上去问:“你没事吧?”




        这下子橡木和琥珀的沉香离他更近而且更浓了。




        孙翔尚且年轻,还不太会收敛自己的信息素,见叶修一副不想和自己多说的样子,又觉得着急。




        这下好了,信息素大爆炸。




        叶修的头软软地垂下来,抵在孙翔的肩膀上。




        孙翔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脸渐渐红起来,手足无措地嘟囔道:“你干嘛啊……”




        原本撑在墙上的手有点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如果这个时候抱住叶修的话……靠,他在想什么啊!




        叶修身上的味道因为这个过近的距离蹿入他的鼻间。那不是什么信息素的味道,而是叶修自然的味道。




        “你用的什么牌子的洗衣液啊,还挺好闻的。”孙翔觉得自己这时候可以幽默一下,缓解现在沉默的气氛,然后暧昧的氛围之类的,留下来也可以。




        “孙翔,把你的信息素收回去……”叶修没有理会孙翔的话,他的声音很轻,低喃着显得有点可怜。




        “啊?哦。”孙翔愣愣地照办。




        但还是有香气沉淀在空气里,信息素一时间散不干净。




        叶修没骨头似地瘫在他怀里,发梢扫着他的下巴,柔软却让人瘙痒。




        “你到底怎么了?”孙翔问。




        “没怎么,你刚才想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懒洋洋的语气还有点软。




        “啊?……其实也没什么。”




        “是吗……”




        然后又是沉默,孙翔都要尴尬了,但叶修还是没骨头似地靠在他的怀里,那理所当然的样儿让孙翔的心里滋生出了一点异样。




        结果没过一会儿,叶修就从孙翔怀里出来了,虽然头还有点晕,但是也不碍事,叶修揉揉脑袋,往自己房间走去。




        “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哦……”孙翔看着叶修的背影,等到他消失在转角了,才猛然惊觉,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啊。




        不过这种事现在也不太重要了吧。




        孙翔一手捂住自己烫热的半边脸,回到房间后和周泽楷分享这件事。




        周泽楷看他,用一句话解释了这件事:“他对信息素很敏感。”




        还不忘补充:“不是对你有意思。”




        我又没说他对我有意思!




        孙翔像是被踩着了尾巴,差点就跳起来,但还是耐着性子问:“为什么我一直不知道?”




        叶修身为一个Beta却对信息素敏感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你们很熟吗?”周泽楷问。




        言下之意,你为什么要知道?




        孙翔发现自己竟没有反驳的理由。




        为什么觉得这么憋屈?




        还有今天的周泽楷怎么感觉带的刺儿挺多的?




 




 




 




        黄少天跑过来的时候带着一身洋槐的清新气味,叶修斜他一眼,他反而笑得更加阳光灿烂。




        黄少天和叶修铁了这么多年,对叶修的易感程度已经了解到了一个新高度,简而言之就是可以收放自如地对他进行调戏。




        将信息素浓度控制在会让叶修产生反应但又不至于反应过头的程度。




        这种事做得登峰造极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骄傲的。




        偏偏黄少天就显得特别骄傲,还一直往叶修身边凑。




        “啧,你故意的是不是?”叶修把他总是朝自己身边靠的脑袋推开。




        “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说我是不是故意的?”




        黄少天把脑袋搁在叶修的肩膀上,“来,你看着我含情脉脉的眼睛。”




        叶修捏住一块千层糕精准地塞进黄少天的嘴里:“多吃饭,少说话,别逼我吐。”




        显得非常无情。




        黄少天毫不意外地又跟他闹,吵得很愉悦,却忽然闻到了一股紫苏和蜂蜜的混合味,像是某种男士淡香水的味道,黄少天的表情立刻变得很糟糕,不悦地问在他们隔壁餐桌的周泽楷:“干嘛啊你,没事放什么信息素。信息素也是能随便乱放的吗,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老叶有多易感。你故意的吧你!”叶修刚才说的话被黄少天用来反击周泽楷。




        “你太难闻。”周泽楷言简意赅,连表情都没变一下。




        “我怎么难闻了,老叶你来说谁更香一点。”




        “必须你更香一点。”叶修慢悠悠地吃了块桂花糖年糕,“我家洗手液就是你这味道。”




        “靠!”黄少天一点都没有自己赢了的感觉。




        “别吵了,快点吃吧你。”楚云秀白他一眼,“你要是再放信息素,我也要跟你急了啊。”




        开什么玩笑,除了叶修大家都是Alpha,本来从历史遗留问题的角度来看就对彼此的信息素很没有好感,像现在这样天天互相闻来闻去还是头一遭,当然真的非常让人不愉快,再这样闻下去就要抑郁了,再抑郁就真的会忍不住砍人的冲动。




        说到底都是你的错啊。




        楚云秀瞪了叶修一眼。




        叼着小笼包的叶修莫名其妙地就被瞪了。




        “我怎么得罪云秀了?”叶修问旁边的苏沐橙。




        “嘿嘿。”苏沐橙给他一个“你自己感受一下”的眼神。




        叶修还没感受出什么,那边的楚云秀就凉飕飕地说道:“像你这种罪孽深重的Beta,就应该被钉上社会公德的耻辱柱。”




        啊?




        叶修更茫然了,虽然他有时候在游戏里做点偷鸡摸狗坑蒙拐骗的事,但是在现实生活里还是遵纪守法从未作奸犯科的良好公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罪大恶极了?




        “她那是嫉妒。”黄少天道,作为同期生,他和两位女Alpha的关系都挺不错,偶尔也互相开开玩笑,这个时候更是胡言乱语,“作为一个到了这个年纪还没有Omega愿意跟她绑定的女人,你也要理解一下她的。”




        “黄少天你找死啊?”楚云秀笑得如同冬天一般寒冷,与此同时散发出羊绒木的冷香,浓烈得非比寻常。




        “你干什么呢云秀!”黄少天惊呆了,忽略了身体的不适,赶紧抱住软下来的叶修,“老叶老叶?我操,又晕了。”




        楚云秀搅了搅摩卡上的鲜奶油,笑得千娇百媚。




        ……




        可怕的女人。黄少天在心里默念。




 




 




 




        叶修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休息室的长椅上,头枕在王杰希的腿上。




        由于是平躺着,所以一睁眼就对上了王杰希的眼睛,那种感觉非常感人。




        一般人根本无福消受。




        “我好像在做噩梦。”叶修说。




        “你在做春梦,我接下来要亲你了。”王杰希面无表情道。




        “我醒了。”叶修爬起来坐好。




        “醒了就好。”王杰希还是没什么表情,“不用再做一会儿梦吗?”




        “……不用。”




        “喝水吗?”




        “哦,谢谢。”叶修接过王杰希递来的冷水杯,“还是你比较靠谱。”




        “嗯?”




        “小年轻就喜欢没事放信息素玩。”叶修喝了口水,“也不知道为什么。”




        王杰希看着他:“你真不知道为什么?”




        叶修一顿,笑道:“你什么意思?”




        王杰希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叶修难得有些不自在起来:“你看什么呢。”




        “看你装傻。”




        “瞎说什么呢。”叶修偏开视线。




        “你还记得我的信息素的味道吗?”王杰希凑过来,呼吸贴着叶修的耳廓,看着那层薄薄的皮肉逐渐充血变红。




        叶修冷静地推开他:“好久没闻了,早忘了。”




        “想再闻一次吗?”




        “不想。”




        “是吗,真可惜。”




        叶修无语地看了一眼王杰希。




        王杰希的信息素其实叶修记得很详细,因为他的信息素简直像是香水一样充满了层次,前调是清新的草木香,后调是鸢尾和杏子,简直跟他的战斗风格一样让人琢磨不透。




        闻了一次就不想闻第二次。




        叶修第一次闻到的时候是去微草青训营参观,刚打算跟那个被称作魔术师的小子讲几句话就被他清新好闻的信息素糊了一脸。




        然后就腿软地瘫在了训练室的扶手椅里。




        “原来是真的啊。”当时的少年收回自己的信息素,“我只是无意间听到方士谦前辈说前辈你虽然是Beta却对信息素很敏感,所以有点好奇,抱歉。”




        “没事。”叶修额头上出了汗,黏住忘了剪而过长的刘海。




        然后走进训练室的方士谦莫名其妙被叶修狠狠地虐了一顿,用牧师号。




        “喂,这种事有什么意义吗?”方士谦看了眼正在跟自己磨血的叶修。




        叶修叼着根烟不答反问:“爽不爽?”




        “你他妈觉得这种事可能爽得起来吗?”方士谦咬牙切齿。




        “你不爽?”




        “当然了!”




        叶修点点头:“那我就爽了。”




        “……”方士谦差点砸了电脑,简直要被叶修气死。




        他做错什么了?他明明记得他今天根本还没来得及惹这祖宗啊!




        连信息素都还没放呢!




        在一旁观战的王杰希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tbc


评论
热度 ( 3225 )
  1. 伞下修息帽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