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全职迷,最爱all叶,其他cp都吃,是不挑食的好孩子(?呦

© 伞下修息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

悠悠堇:

今晚12点B萌投票地址:http://bangumi.bilibili.com/moe/2017/cn/index#/(12点没睡的朋友们争取在12点投出一波创一个好的开头)


 


叶霸霸系列没补完——


 


风纪整顿


 


陈果最近发现:“叶修回了次家之后感觉整体气质都改变了。”


“是的呢。”苏沐橙往可可牛奶里撒杏仁屑。


“变成良家妇男了。”魏琛摩挲着下巴,“很想跟他出轨。”


“得了吧你们这两个大龄处男还出轨呢,到现在连轨道都没上成。”方锐施以毫不留情地嘲笑。


“这我可就不能当作没听见了。”魏琛正色,“你说叶修那傻逼是处男没问题,但我可不是。”


“我们都懂的啦。”方锐友好地勾住旁边包荣兴的肩膀,虽然先天的身体条件决定了他做这个动作有点难度,“魏老的一生挚爱,五指姑娘,温柔善良。”


包荣兴歪了歪头:“五指姑娘?哦我知道,上了孙悟空的那个!”


“???”陈果表示一时间不能接受这个信息量。


“那是五指山,压了孙悟空的那个。”罗辑在旁边用笔电做暑假的课题,顺便吐槽。


包荣兴表示不理解:“上了和压了有什么区别吗?像方锐和老魏不就经常说要上老大,但有时候也会说要压老大。”


“……”方锐和魏琛短暂地沉默后静默地站起身。


“喂。”身后传来陈果温柔地传唤,“你们两个过来跟我谈谈。”


——陈果,一个经常唾弃自己男神的形象但决不允许自己以外的人玷污男神的神奇女子。


而留下来的兴欣的好孩子们看向坐在沙发上弄平板的叶修,他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嗤地笑了一声,右手食指第二指节抵着嘴唇,笑得很矜持。


在场的人心里的小人忍不住捂心口,一个个都在说:“我们队长真标致。”


这个时候叶修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好整以暇地拿出来看了一眼,然后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趋势从脚到头地僵直了。


“怎么了?”苏沐橙捧着马克杯走过来。


叶修像是机器人一样僵硬地转头,一脸又懵又呆的表情:“我爸要来了。”


然后上林苑的风纪整顿就开始了。


上午七点半,大部分兴欣宝宝还沉浸在自己的精致睡眠中,叶修把房门拍遍:“都七点半了,别睡了,全跟我出去晨跑。”


于是半梦半醒中,一群人便跟着叶修出门晨练,正好跟已经打完太极的老爷爷队擦肩而过完成交棒。缺乏锻炼的兴欣宝宝们不久就开始哀嚎外加辱骂前队长的暴行,但暴君前队长充耳不闻,非常冷酷无情。


吃早饭的时候,上林苑照例开茶话会,然后就被叶修很严肃地呵斥了:“吃饭的时候说什么话,都几岁的人了。”


“吃饭的时候不说话,那吃饭这件事还有什么意义。”魏琛表示不服气。


“那你不要吃了。”叶修比他更强势,还很任性。


说完就自己低头吃得很用心很认真,感觉上可以获得吃得最快最干净冠军,并且得到一朵小红花。


“怎么办,”方锐跟魏琛咬耳朵,“我觉得一板一眼的老叶也好可爱,我是不是病了?”


“我看大概是神经病。”魏琛回道,“而且我好像也成跟你一样的神经病了。”


“去你的!”方锐勃然,要跟魏琛真人PK.魏琛表示不在怕的,两人刚打算拍案而起,叶修就一个眼神飞过来,两人立刻就被驯服了。


“这眼神真是不得了。”魏琛感慨。


“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那个吧。”方锐一脸豁达地仰望天花板。


“对啊,是那个啊。”


“好想操啊。”两人异口同声。


“你们两个给我过来一下。”陈果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又在背后响起。


两人的脸立刻变得苦哈哈的。


而叶修整顿的不止是别人,还有他自己,最可怕的是这两天一根烟都没有抽,整张脸都皱在一起。


这时候他正含着棒棒糖,球体把一侧脸颊顶得鼓起一块,人趴在莫凡的电脑桌前一直盯着他看。


莫凡忍了半小时后,实在是忍无可忍:“不要一直盯着看。”


“没办法啊。”叶修表示自己也很无奈,“我快烦死了,只能烦一烦别人来获得心理平衡了。”


莫凡:“……”你真的是烦死人了。


包荣兴在旁边盯着叶修,盯了很久才问:“老大,你很怕咱们爸爸吗?”


“咱们爸爸?”


“老大的爸爸就是我的爸爸,没得商量!”


什么叫没得商量,这里应该用毋庸置疑之类的吧。


不过叶修也懒得去纠正,死气沉沉地回道:“倒不能说是害怕吧,就是心理阴影和生理反应……总之我应付不来我家老头。”


包荣兴点点头:“不愧是老大的爸爸,连老大都应付不过来,有两把刷子。”


而上林苑的熄灯时间也提前到了十点,夜行生物们就差没掀桌子了。


“十点!你当我们是小学生啊!这么早睡得着才有鬼啊!还是说你愿意献身来跟我们做点安眠运动啊!”


然后这些人就被陈果找去谈话了。


“不过为什么整个兴欣都要跟着你一起洁身自好啊!”有天魏琛终于爆发了,也是忍很久。


正在吃饭的叶修一顿,放下碗筷,伸手扯住魏琛的一只袖子:“要是我老头见到兴欣居然是如此一群无组织无纪律自由散漫的乌合之众,一定会强制把我带回去,你忍心吗?”


魏琛站着,叶修坐着,叶修仰头看他的眼神太湿润太具有欺骗性,魏琛赶紧捂着鼻子坐下:“你……这都是哪里学来的!”


“电视剧啊。”叶修道,“还蛮有用的。”


陈果有点疑惑地问唐柔:“我怎么感觉叶修好像对我们说了很过分的话?”


唐柔笑:“这点小事不要在意嘛。”


另一方面,兴欣的早眠对其他战队及所属公会造成了意想不到的困扰,几次深夜的Boss战都没见到兴欣的选手以及叶修,这背后毫无疑问,肯定有阴谋,有欺诈,有大事要发生。


“老叶该不会病了吧?”选手群里黄少天挨个@了兴欣的选手们,但是由于十点已经超过,所有人都被赶上床,手机也被叶·斯巴达·修强制性没收,所以无人回应。


“兴欣被外星人绑走了?”有人大胆猜测。


下面立刻有人排着队感谢外星人带走了这么一群大祸害。


而他们得到消息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苏沐橙简略地说了大概,并附了无生气疑似事后的叶修私拍一张。


有一瞬间群里是沉默的。


存照片,晚上可以用的,大家都懂的。


“可以来吗?”周泽楷问。


“你去干嘛?”黄少天反诘,当然这是简略后的版本了。


“见家长。”


周泽楷此举立刻得到了众人的响应,而这些众人又开始互相贬损对方并列出只有自己应该去见家长的理由若干。


“千万别来。”叶修上线看到的时候大家飞机票都订的差不多了,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于是赶紧劝阻道。


“哟,老叶害羞了啊。”黄少天调笑道,“没关系的啦,我那么优秀,咱爸一定会放心地把你交给我的。”


叶修沉重地敲击着键盘:“真的别来。没跟你们开玩笑。如果不想被打断腿的话。”


……


 


爸爸来了


 


这天,叶修和方锐从便利店回来后,发现上林苑只剩下苏沐橙一个人正在抱着平板看剧,叶修立刻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其他人呢?”叶修问。


“陪叔叔出去参观H市了。”苏沐橙笑嘻嘻的,叶修感觉到了恶意。


“哪个叔叔?”但是叶修还是决定挣扎一下,“老魏终于因为作孽太多被警察叔叔找上门了?”


“你就面对现实吧。”苏沐橙的表情中多了些悲悯。


叶修只想做一只鸵鸟。


而方锐手中的塑料袋滑落,脸上的神情很悲伤:“我居然错过了第一时间见到岳父的机会,我真的很难过。”嘴上这么说着,手上却很不老实,夹着叶修摸来摸去。


一边还不忘为自己辩解:“我的心灵受到了创伤,所以你要用身体来补偿我。”


“一边去。”叶修把方锐靠在他颈边的脑袋推开,问苏沐橙,“你怎么没去?”


“我等你们回来啊。”苏沐橙把平板锁了,然后站起身,“现在一起去吧。”


叶修被夹在中间,苏沐橙戴了副黑超,三人就这样出门了。


按理说,凭借兴欣在H市的知名度,这么随便的出行是不太妥当的,但是由于兴欣的战队气质太接地气,而且素面朝天得特别有底气,就连那些想尖叫欢呼送花求签名的市民都有点提不起劲了。


“他们现在在哪?”叶修难得看上去有点紧张和着急,方锐觉得很稀奇,又觉得很萌,脑子一热就想来个“在线很急的老叶.avi”全景360°无死角录像。


苏沐橙拿着手机:“果果说在我们常去的那家餐厅里等我们。包房号808.”


叶修视死如归地点头,方锐觉得这样的叶修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忍不住又想往上抱,结果被苏沐橙阻止了。


“大庭广众的,影响多不好。”苏沐橙这么说,很有点队长的架子。


“……”那你倒是先松开紧紧勾着的老叶的右胳膊啊leader...你明明也觉得这样的老叶超可爱的,居然还不让我碰,超小气的。方锐感觉很委屈。


而叶修则小幅度地偏转视线时不时地看向停放在路边的私家车不反光的车窗。


扣子有好好扣到最上面,头发不算长,着装整洁,仪容仪表OK……


等等,叶修一呆,发现自己的刘海居然……居然长度超过了眉毛!


“沐橙。”叶修赶紧转头问苏沐橙,“有带夹子吗。就是那种细细长长的黑色夹子。”


苏沐橙翻了翻背着的小挎包,还真有两根。


叶修赶紧把刘海给别上去,两根细夹形成一个叉,顺便用苏沐橙的小镜子照了照,一根遗漏的发丝都没有,大光明,额头很光洁。


“谢谢。”叶修把镜子还给苏沐橙,发现两人正拿着手机对着他拍。


“干嘛呢?”纳闷。


“发微博~”异口同声,语气荡漾,表情迷醉。


叶修不太懂他们,觉得可能这就是代沟。


余光一瞟,忽然看到几个有点可疑有点熟悉的背影。


“喂。”那几个人背对着他们仿佛在很认真地看着车站站牌上兴欣的海报,听到叶修叫唤后像是没听见一样低头往前走。


“前面的那几个,就是鸭舌帽上有猫耳朵的那个人还有他的队友们。”叶修不紧不慢地走着,声音也不响,“再不停下就叫你们的名字咯。”


这威胁很有效,三人停了下来,方锐走过去一看,翻了老大一个白眼:“你们来干什么?”


虽然有过一定伪装,但是很明显这三人就是轮回的正副队以及孙翔。


“不是说不要来吗。”叶修有点无奈。


“靠,又不是来看你的!”鸭舌帽上有猫耳朵的孙翔不肯承认此行的目的,扭着头不看叶修。


“是嘛。”叶修笑,伸手拽了拽他帽子上的耳朵,“挺可爱的啊。”


孙翔脸爆红:“又……又不是我喜欢才戴这么娘的帽子!正好找不到别的了!”


孙翔觉得这帽子实在很挑战自己男性的尊严,摘下来扣在了叶修的头上。


叶修也没拿掉,顺便还能遮太阳。


不过六人行有点引人注目,稍微加快了脚步。


“你们夏休期很闲?”叶修问周泽楷。


周泽楷摇头:“不闲。”


“那来干嘛。”


“好奇。”


“好奇什么?”


“爸爸是什么样的人。”


“周泽楷,你个心机屌是不是故意把定语省略了,是老叶和我的爸爸,不是你的爸爸。”方锐不满。


“闭嘴。”周泽楷简洁明了地表示他不想跟方锐说话。


而另一边江波涛已经在和叶修唠家常,把叶修老家住哪都问出来了。


叶修则有点心不在焉,他一想自家老头跟自家队友和老板在一起的画面就觉得有点醉,再想着包荣兴会不会直接跟他爸说“老大的老爸就是我的老爸”之类的话,感觉有点微醺。


到了包房门口,叶修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建设。


推开门,还是被抑郁的气氛给惊到了。


他老爸,一席军装,坐在最中间的主席,一脸肃穆,让人忍不住想对他喊句“首长好”。


其他人,一脸大气不敢喘的表情,感觉快憋死了。


“……爸,看你把人家给吓得。”叶修故作轻松地笑道,走到魏琛旁边准备坐那儿,屁股还没落下呢,就听他爸低沉地冲他来了句“滚过来”。


叶修就灰溜溜地滚过去了。


这一幕让部分不安定分子觉得相当解气。


“周队你们怎么来了。”陈老板起身迎接S市的邻居,叫服务员多拿了几个位子。


桌上的冷菜已经上完了,人到齐后热菜也开始上了,叶修伸筷子夹了个白斩鸡的鸡腿给自己,叶爸爸脸一板:“怎么就知道自己吃。”


“他们又不是三岁,还不会自己吃饭啊。”叶修嘟囔。


“把帽子摘了,戴的都是什么帽子啊,一点品味都没有。”


猫耳帽受到叶爸爸的嫌弃,孙翔觉得连带着自己也被嫌弃了。


叶修乖乖地把帽子摘了,又搛了个鸡腿给叶爸爸:“您吃您吃。”


叶爸爸哼了一声,又槽了叶修那夹上去的刘海,然后才停止了对叶修的嫌弃。


一餐饭吃得非常沉默,叶修这段时间的风纪整顿似乎很有效果。


“爸,你差不多要回去了吧。”叶修用餐巾纸抹了抹嘴,稍微有点小期待。


而他爸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把他赶去买单,阻止了想买单的陈老板。


等叶修的最后一撮头毛都消失在了门外,叶爸爸清了清嗓子:“谢谢大家对我家不成器的儿子的照顾。”


“哪里哪里。”此起彼伏。


“我明天还有事,等会儿就要回去了。”叶爸爸漫不经心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叠类似纸片的东西,“我听小儿子说,大家还挺喜欢收集大儿子的照片?”


“……”


全桌寂静。


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天天都想对喜欢的人犯罪,结果被喜欢的人的爸爸知道了,该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但是接下来的展开跟大家想的有点不一样。


叶爸爸看上去有点不好意思,假咳了一声,把手里的那叠纸片——看上去应该是照片,放在了桌上:“我这里有他小时候的照片,能跟我换几张最近的吗。”


 


卖子求荣


 


01


 


叶修回家了。


获得了一家老小的夹道欢迎。


小点冲他摇尾巴,他妈抹眼泪,叶秋故作不耐烦,嘴角却压不住。


只有他爸,闭门不出。


十几年没回家的大儿子,七年前回家被赶出门的大儿子,他想了这么多年的大儿子,真回家了。他居然闭门不见。


叶爸爸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定力。


他在书房里坐着,定力十足,三分钟后,他站起来,绕着书桌转了几圈,又坐回去。


五分钟后,叶爸爸怒拍桌。


这孽子怎么还不来看他!


而进了门的叶修见他爸还待书房里,就当他爸不想看到他。


既然他爸不想看到他,那他也不主动招惹他爸。


他回了自己房里,房间里很干净,没有多少灰尘,一点都不像十几年没人住的屋子。


叶修莞尔,翻出床单准备铺上。


叶爸爸急啊,一向端庄严肃的老帅哥忍不住抖起了腿。


不来,怎么还不来。


可把他气坏了。


回了家也不知道来看看他。


这个小畜生,真是皮痒了。


正当叶爸爸快要忍不住,冲出去把大儿子抓过来打屁股,电话响了,叶爸爸强忍怒气,接起电话。


“喂?……嗯……啊?……哦?……为国争光?这个必须去……好的好的我立刻就让他过去……”


叶爸爸喜笑颜开,挂下电话,乐呵呵地走到门边,手放上门把之后他才忽然惊觉自己刚才答应了什么。


 


叶上将啊,您好,我是电竞局的,叶修是您儿子吧?


嗯。


现在我们这边儿有件事想拜托他。


啊?


这件事吧,还得你劝劝他。


哦?


这是件为国争光的大事。


为国争光?这个必须去!


那就麻烦您劝劝他了?


好的好的,我立刻就让他过去!


 


叶爸爸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好不容易回家的大儿子,又被他打包送出去了。


晚餐时,叶秋眼中有如实质般的幽怨让他浑身不舒服。


“看什么看,吃饭!”


叶爸爸故作威严。


叶秋扒着饭,嘟囔:“卖子求荣,卖子求荣啊。”


叶爸爸手中的筷子断了。


 


02


 


叶修从苏黎世凯旋归来没两天,他爸就病了。


普通的热伤风,却天天瘫在床上,一张英俊的老脸布满沧桑,盯着叶修房间的方向悠悠道:“久病床前无孝子,此话不假。”


“……”


刚给他爸煮了白粥喂了药的叶修嘴角微动,无奈从房间里走出来:“爸,你又怎么了?”


“我没怎么。我能怎么?我明明没怎么你却问我怎么了,你说你想怎么?”


“……”叶修失语,他爸就差没唱: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


叶修深知他爸吃软不吃硬,于是在他床边坐下,准备陪陪他。


“你怎么不玩你的游戏去了?游戏不是好玩吗,你去玩你的游戏去。”


他爸生个病,像是少活了几十年,重返七八岁,跟平日里不准他出门跟王杰希吃饭的叶秋差不多。


“我不玩游戏。”叶修哄他,“游戏哪有你好玩……”


此话一出,叶修差点咬了自己舌头。


刚才他正跟黄少天聊天打屁,这下面对他爸没转换好模式,把他爸当黄少天调戏了。


不过仔细一想,他爸刚才这番无理取闹还真跟某些时候的黄少天比较像。


他爸眉头一皱,果然生气:“你就是想把我气死……”


“我把你气死能干嘛呀。”叶修从床头果盘里顺了个小番茄啃啃,“你要是被气死,那以后谁罩着我啊。”


这句话不知怎么的就戳中了叶爸爸的点,可把他乐坏了,但他内心风起云涌,表面却不动声色,特别矜持:“谁要罩着你,我巴不得你滚出去。”


叶修作势要走。


叶爸爸惊怒,从床上猛地挺身,一下子被口水噎到,咳嗽不止。


叶修急忙拍着他爸的背给他顺气。


“你是想气死我啊。”叶爸爸看着叶修的眼神倒不说有多愤怒,甚至有些幽怨,让叶修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心想生病的时候人果然比较脆弱,连叶大佬都不能免俗,


“唉,等我死了,遗产都是你的,叶秋不会跟你抢……”


叶修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他一脸惊悚地看着他爸,以为他爸被不明生物给附体。


“爸,你说什么浑话呢,烧糊涂了不成。您还要长命百岁呢,别说不吉利的话。”


叶爸爸很是傲娇地哼了一声,转身拿后背对着他,心里乐开了花。


 


03


 


叶爸爸病好了,他开始关心大儿子的私生活。


这天,叶修和叶秋正在院子里陪小点玩球,叶爸爸走过来,问道:“叶修,你有女朋友没。”


“没啊,怎么了。”叶修不当回事儿,继续把球抛出去看小点乐颠颠地接住。


而叶秋却眯起眼,警觉起来。


“是这样,你王叔叔的女儿,想认识你一下……”


叶爸爸话还没说完,叶秋就怒了。


“卖子求荣,你这是卖子求荣啊!”


叶爸爸看叶秋忽然发疯,也怒:“我怎么卖子求荣了!”


“我们哥哥这么多年,爹不疼,爹不爱的,好不容易回家了,你要把他送去商业联姻,你好狠的心啊。”叶秋拉着他哥的手往外冲,“别怕哥,我们一起离开这个冰冷的家。”


“……?”叶修拿着沾满小点口水的球,内心茫然。


这叶秋怎么说演上,就给演上了呢。


叶爸爸气得够呛,他只是让叶修去交个朋友而已,这叶秋居然曲解了他的意思,还演出了个电视剧。


商业联姻,什么商业联姻,他们家和王家都是正儿八经的军事世家,一个个行得正站得直,还要靠什么商业联姻来获取利益?


不对,叶秋八成是故意的,他想和他哥一起自立门户已经很久了。


叶爸爸捂着胸口,被气得心肝都疼。


 


04


 


好不容易让门卫把怒气冲冲的叶秋给拦下了带回来,叶爸爸看到叶秋脸上明晃晃地写着“可惜了”,他不怒反笑:“你是不是根本不在乎这个家?”


叶秋拒不承认,叶修抱着小点,一人一狗很是无辜。


叶爸爸也是没想到,年纪上去了,叶秋反而叛逆了,叶修显然乖巧了。


不过事实上是叶修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没有底线,当发现在家里装乖可以免去许多麻烦,他立刻比小点还乖。


其实叶爸爸发现叶修变乖了之后还有点不习惯,反而怀念起了以前不乖还闹特别熊的叶修。


不过这种话,他肯定不会说出来就是了。


于是叶修发现他爸看着他的眼神日渐幽深,可他左思右想也想不出自己又做了什么,就直接装傻,眼睛一眨,表情跟吐着舌头的小点一样式儿的。


这恶意卖萌卖得叶爸爸叶弟弟双双魂不守舍,想给他打钱。



05



“哥,我们不能再在这个家待下去了。”


叶秋郑重其事地捏着叶修的肩膀,让他正视自己,“不然我们会成为政治婚姻的牺牲品。”


“……”叶修的表情一言难尽,“叶秋,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


“……不是。”


“乖,你带小点出去散散步,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别一直待在家里。”


“……”靠,到底是谁一直待在家里。


天天勤勤恳恳地赚很多钱的叶总表示无奈。



06


 


第二届世邀赛,叶父再次受到党的感召,国的呼唤,把叶修给送了出去。


叶秋凉飕飕道:“他的退役时限过了,你好自为之。”


言下之意,要是叶修玩嗨了不回来了,那都是叶爸爸一个人的错。


叶爸爸若无其事地走进书房,看着玻璃杯上倒映的自己的脸怒斥:


“你怎么能卖子求荣。”

评论
热度 ( 7225 )
  1. 专治各种不服悠悠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