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食黨,是不挑食的好孩子(?呦,繁體慎入

© 曼珠沙華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怎么可以吃兔兔

一片叶:

悠悠堇:



鉴于前几天写的论坛体根本不黄也被屏蔽了,所以这篇如果被屏蔽,我也就不补了……




 




今天份的投喂 段子×1




(乱鸡8写勿较真)




 




***




 




2025年,科技超前,全息投影都已成熟运行,各种乱七八糟的黑科技也层出不穷。




B市集训地,冯宪君为勤恳训练的国家队选手送来福音。




某正规研究设施内测发行的动物化手环,高端科技,不明渠道生产,疑似人体改造。




简而言之,就是通过测试个人数值,经过不明标准测试,长出最符合使用者特性的兽耳。




第二天一早,大家就戴上了,原本还怀疑其真实性的选手被真实的触感和毫无违和感的无缝衔接惊呆。




“孙翔是猫诶。”楚云秀津津有味地观察着,头顶上的绵羊角呈螺旋状,“还挺有道理,孙翔有时候是容易炸毛。”




虽然比起两年前已经成熟许多,但是个性却从极度目中无人变得容易羞恼炸毛。




“我哪有?”孙翔听到这话也不生气,没有顶撞身为前辈的楚云秀,让黄少天大呼稀奇。




“对别人是没有了,”方锐拆台,“就是在老叶面前不知怎么的老是被逗得跳脚。”




闻言,孙翔隐隐有炸毛趋势。




“不是公羊才有这种明显的角?”肖时钦的关注点很符合逻辑。




就是他头顶的羊角还没有楚云秀的大。




“你知道美羊羊吗?”楚云秀反问。




“……”肖时钦输了。




 




“我超酷的。”黄少天照着自己头顶黄黑交错的豹耳,准备等会儿向迟迟未来的叶修炫耀一下。




“我为什么是黑熊。”唐昊面色铁青,疑似要发怒。




“熊很好啊。”方锐顶着尖而特别的猞猁耳,憋笑道,“你本来就很熊。”




“……”熊得深入人心的唐昊脸色已经不能再黑。




另一方面,顶着狼耳的张新杰表面完全看不出他哪里有狼的凶性:“叶修怎么还不来?”




喻文州笑得温和,和他头顶的狐狸耳朵形成反差:“要不去叫他起床?”




“再等等吧。”苏沐橙阻止道,“说不定是出事了呢。”




头顶不安耸动着的雪白猫耳似乎出卖了她心中的动摇,喻文州笑容加深。




“为什么我们是一个种类……”




孙翔嘟囔。




“因为你们都对讨厌的人特别凶,对喜欢的人特别萌?”




楚云秀大胆猜测。




“你……你什么意思!”孙翔瞪大眼睛,眼神闪烁。




“她还没说因为你们都喜欢同一个人呢,放轻松。”方锐火上浇油。




孙翔不接话了,哼哼唧唧地开电脑插卡:“要训练了。”




“不急,还有十分钟呢。”




王杰希十分遵守秩序,他头顶的耳朵毛茸茸的,但看不出具体是什么品种,大概是犬类,不过并不确定。




楚云秀不懂就问,王杰希答道:“是藏獒。”




“好凶。”




楚云秀咂舌。




“但也很忠诚。”王杰希意有所指。




“婚旅必备。”楚云秀帮忙贴上标签。




王杰希望向门口,他的结婚旅行理想伴侣并没有出现。




 




张佳乐是被取笑得最过分的一个,他长长的灰色兔耳顶在头顶,十分显眼,为了转移视线,他向周泽楷开炮:




“那周泽楷是什么?他为什么没有耳朵?”




周泽楷看着手腕上的手环界面,迟疑道:“企鹅?”




四面八方传来了大大小小的笑声。




企鹅只有耳孔,没有耳壳,难怪表面上看不出区别。




 




训练开始前最后一分钟,垂着耳朵的叶修姗姗来迟。




“靠,你居然是兔子?”




被嘲笑的对象立刻从张佳乐变成了叶修。




叶修的兔耳软垂着,雪白雪白,依稀可以看到耳廓内是鲜嫩的粉色,让人蠢蠢欲动。




“……干嘛。”叶修表情一如往常,似乎十分淡然。




双手却下意识捏着自己的耳朵,朝后退了两步。




其他人看他这捏着耳朵的紧张样,更馋了,很想好好揉一把那双耳朵。




然而训练时间到了,叶修走到自己的座位,苏沐橙提前放了软垫,他呼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坐下。奇怪的反应落入了其他人眼里,像是一些不好的信号。




“老叶,昨晚……你该不会?”方锐的表情让叶修联想到“喜欢的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昨晚怎么了?”叶修不适地扭了扭臀部。




“……”




“是谁?”张新杰蹙起眉盯着叶修。




“啊?”叶修一脸平淡,眼中透露出茫然。




苏沐橙扶额,感叹这些人的思想很危险,不由帮叶修说了话:“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苏沐橙都这么说了,其他人显然松了口气。




“他们想的哪样?”叶修偶尔也有好奇心作祟的时候。




“……”苏沐橙ballball他闭嘴,他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到了午休,苏沐橙和楚云秀出去拔草昨天网上看中的餐厅,留下其他人围着一整个上午都在扭屁股的叶修。




“你到底怎么了?”王杰希单刀直入,发现叶修竟有些脸红,简直比下红雨还罕见。




“这玩意儿什么时候可以摘啊?”叶修顾左右而言其他,伸出手晃了晃手环。




“昨天冯主席不是说了吗,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别人说话。”黄少天无语,“二十四小时啊。”




“天……”叶修捂住脸。




“你有事就说,别自己憋着。”




孙翔有些气,伸手压在叶修肩膀上,把小心地坐着的叶修用力往下一摁,感觉到叶修颤抖了一下。




孙翔又有些方,手足无措:“我弄疼你了?”




叶修眼角发红地挪开手:“没有。”




他深呼吸一口气,决定还是告诉这群好奇心旺盛的男人。




其他人看叶修忽然站起来,并且开始脱裤子的时候,一边慌乱一边不知道该不该双手遮眼再开条缝偷看。




像王杰希这种光明正大装成直男紧盯着看的人还是少见。




不过叶修仅仅是把裤子脱了几厘米,露出他没穿好内裤而露出的一截臀缝和臀缝最上方夹着的一团白毛。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我有尾巴。




“兔子的尾巴……听说很敏感。”




叶修还在说话,其他人的视线却被那一截臀缝吸引了,瑟瑟发抖的小圆尾巴似乎在邀请有志之士竞相抚摸。




 




***




从两年前开始写到老叶动物化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垂耳兔……(请你有点新意)




李轩:我人呢?(你就是……人类!这种高级动物……)




点文好多,我慢慢看,大概挑三四篇写这个样子。




臀【隔】缝间的毛绒绒圆尾巴(口水


评论
热度 ( 4621 )
  1. 曼珠沙華一片叶 转载了此文字
  2. a href="v cla加串/08
  3. documink=documen_olorainera href="a onclick="; tes (_e, po(ault ,7&bid=519,50)http://s#"note likes_link); umen">查榆1喜/spa
  4. morere
  5. morere/span> more more/span> m m !-- TOP
    p> Pf="fSerw(.getElemebody,{});